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双花/黄乐】先生

避雷:后期双花,主线有黄乐暗示

大纲写了3000+,我发誓这个文再断更我就是狗子!

「1」

黄少天背着行李深一脚浅一脚地摸到小雁沟时,已经是傍晚了。

他一边喘着气扶着自己随时都可能掉下来的包,一边沉痛地想,难怪这边儿都没人报,也太偏了吧。幸亏我身体素质好的,换个稍微弱鸡点的爬这么些时辰早就歇菜了,话说到底还有多远啊?

这一抬头,就看到一个青年站在不远处的路口,似乎是在打量自己。目光一对上,青年犹豫了一下走了过来:“是黄少天老师?”

黄少天用卷起的衬衫袖口很没形象地擦擦汗,回应他:“是,你是?”

青年伸出手:“张佳乐,我是来接你的,包给我吧。”

黄少天累得没力气再客气,直接把包甩给了张佳乐,拱了个手:“谢了啊兄弟,这山可真难爬啊……累死我了……”

张佳乐接过包背上,嘱咐了黄少天一句“跟着我”,然后继续往上走。

一路树荫繁茂,山风徐徐,即使是七月酷暑,依旧不失为纳凉佳处,没了行李约束的黄少天心旷神怡地欣赏起景色来。

等景色也欣赏腻了之后,黄少天偷偷打量起前面那个带路的小哥:高高瘦瘦的,发尾有些长,绑了个低马尾。没想到这种山村里还有这种没出去打工年轻小伙儿,看久了还挺有种忧郁帅的味道……

正胡思乱想着,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黄少天惯性地撞到他的脊背,连声道歉。抬头一看,已经到了学校。

天色在赶路时已不觉黢黑,借着月色黄少天看到破旧的学校依旧倒吸了口气。又破又小,仿佛见到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土坯房。

接过张佳乐手里的包,黄少天道了声谢,又问:“我要不要先去见一下校长,他老人家有没有睡下啊?我听说老年人都睡得早起得早,我爷爷就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黄少天觉得一路没怎么讲话的张佳乐似乎发出了一声笑,随后就听他正经地说道,“不用了,我还没睡,我就是校长。”

黄少天感到三观受到了震惊,围着张佳乐转了三圈才开口:“我以为像这种山区学校的校长都是那种老大爷,合着今天帮我背包的是校长啊,失敬失敬。”

张佳乐笑笑:“不客气,山是挺陡的,不大好爬,接你也是应该的。要不然先跟我去校舍放东西吧,你也累了,今天早点休息。”

小雁沟学校的校舍就在班级后头,原本张佳乐一个人住一间小屋子,现下再挤一个黄少天,就显得略小了。

张佳乐麻利地用木板给黄少天拼了张床,又抖出一张席子擦干净铺上,才招呼黄少天放行李。

黄少天放下行李,一边随口问道,“张老师您是什么时候来的啊?”

张佳乐顿了顿,继续整理杂物帮黄少天腾位置:“三年前就来了,那时候校长还不是我。”

黄少天兴趣一下子起来凑了过去:“是吗,那你怎么这么快接手了,是那个校长嫌这里苦待不下去了吗?”

“不是。”张佳乐将抹布浸到盆里搓洗“老校长是个好校长,好老师。他在这里待了一辈子,教了一辈子。”

“他……”

“前年过山梯不小心掉下去,没了。”

张佳乐说完这些,又把床头靠里墙的一扇窗户打开,冲里面说了声“乖,别看了,明天给你们介绍新老师,现在乖乖睡觉啊。”

黄少天头伸过去,就看到窗户联通的竟然是教室,几个小孩睡在课桌拼成的床上,昂着脑袋看过来。

张佳乐关了窗朝他笑笑,“见笑了,小孩挺久没见过生人了,好奇。”

黄少天脱了衣服躺上席子:“张佳乐,你是为什么留在这儿呢,因为喜欢这里孩子,想为他们辛勤开拓?”

张佳乐拉了灯,黑暗中,黄少天听见他说。

“刚来的时候是一腔热血,后来老校长走了,这里就离不开我了——我走了,谁来教这些孩子?”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