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双花/黄乐】先生

避雷:双花白月光,黄乐暗示

对不起,昨天我还是断了更,我已经自觉改了id和头像,嘤。

「4」

山中无甲子,暑尽不知秋。

黄少天捧着自己个儿带来的牛皮本,划掉了日历上的立秋,转头跟张佳乐说,“诶,张佳乐你怎么都晒不黑啊?你看我都比来的时候黑了一圈,这回去得捂多久才能捂回来,我妈肯定得说我是刚从利比亚逃回来似得……”

张佳乐支着下巴盯他叭叭直动的嘴看了会儿,笑了起来:“你只要少跟那些猴孩子们在外面皮会儿,也不至于晒这么厉害。”

“……”

黄少天摊了手示意无奈,合了牛皮本塞进行李中,再一次检查是否还有遗漏物品。

支教的日子过得很累,但也算得上是很有意义了。

黄少天这么想着,肩膀被张佳乐轻轻一拍。

“嗯?怎么了?”

张佳乐缓缓吐了口气,却长久地没有说话。瘦长的身影被黄色灯光投在地板和床上,笔直又扭曲。

黄少天心漏跳了一拍,感觉周围的氛围突然尴尬起来,卧槽老子不会被看上了吧!

啊啊啊啊他不会在犹豫要不要告白吧?

就在黄少天忙着在脑海中模拟如何委婉又不伤人地拒绝他的告白时,张佳乐问他:“你哪个大学的?”

黄少天:“啊?”

黄少天:“哦哦哦,我G大的。”

“我是Y师大的,XX届,应该大你三岁。”张佳乐普通地聊着天,一点都没有要告白的迹象。

黄少天:“哦哦。”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有点失望啊……难道本少不够有魅力吗。

两人便莫名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安静。

“睡吧。”还是张佳乐先开了口,“明天还要赶车,早点休息。”

黄少天的这个暑假,就这么平静而刺激地度过了。爬过山,支过教,还认识了个圣母给,刺激。

————————————————

第二年暑假,黄少天背着包深一脚浅一脚爬上山路时,路口接他的还是那个青年,发尾似乎比去年又长了些。

浓郁的草木味儿里透出了些花香,又是七月,木槿快开了吧。

黄少天大方地将包甩下,丢进张佳乐怀里,累的话都说不出,只是冲他一笑,咧出颗尖尖的虎牙。

张佳乐回了个笑,背起了包转身走在前面。

“你不怕吗?”

张佳乐走着,突然出声。

黄少天一愣,没懂什么意思:“啊?”

“我是gay,你上次来他们就应该告诉过你了吧。”张佳乐平静地叙述着,瘦直的背影被包压地有些倾斜。

黄少天挠了挠脑袋,有点尴尬:“我不歧视你的,兄弟。”

张佳乐突然笑了起来:“你都不怕我喜欢你?”

黄少天说:“你要是变态,上次我来的时候就行动了好吧,还要等到我这次来?我还指不定来不来呢,你就这么确定?”

张佳乐想了想说,也是。

到小雁沟学校时,天和上次一样黑黢黢的,校舍却留着灯。

张佳乐和去年一样,帮黄少天拼着床板。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总有种感觉,这次来张佳乐对他的态度没有去年那么淡漠了。

错觉吧?黄少天回头偷偷看了眼那人,却发现他已经拼好了床板,坐在床上盯着窗口外发呆。

黄少天顺着他的目光朝外望去,满天璀璨星群一闪一闪的,碎碎点点入人眼眸。

张佳乐晚上喜欢看星星发呆,他上次来就发现了,有时候自己半夜起来撒尿都能看到他大晚上不睡觉,坐在板凳上望着星星。

理想浪漫主义主义者。

黄少天评价完他,然后拎起裤子回屋继续睡觉。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