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小朋友

单身青年陈先生家有一个小朋友,是一个远房表哥家的小孩。

陈先生第一次见到他时,小朋友坐在沙发正试图跟一根难剥的棒棒糖纸较劲,而他那对不请自来的父母则很客气地表示因为他们要出趟国,想将小朋友临时放在他家住一段日子。

陈先生勉强答应了,小朋友也终于剥开了糖纸,含着棒棒糖跳下沙发,就拖着自己的小箱子进了陈先生的卧室。

但是陈先生没有预料到的是小朋友的父母回国途中出了意外,再也没法回来接小朋友走了,所以他只能留着小朋友,被迫的。

一开始小朋友喊陈先生“陈叔叔”,被严肃纠正了。陈先生教育他,“不说我才20开头,我喊你爸爸叫叔,你喊我也叫叔,这是什么辈分?”

小朋友想了想,又喊他“子鱼哥哥”,也被陈先生拒绝了,因为听起来像是“居哥哥”。

结果就是后来小朋友就直接喊他,大橙子。

小朋友不是乖巧三好生,也不是混世小魔王,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朋友,还没意识到爸爸妈妈去世是什么严重的概念,但已经意识自己只能依赖大橙子了。

陈先生工作很忙,经常加班很晚回家,一进门就看到电视还开着,小朋友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小朋友像他这个年纪的所有小朋友一样,什么都想试试,但什么都做不好。他偷偷用洗衣机帮陈先生洗衣服,结果让陈先生的毛衣缩水成小朋友那的尺寸。

兴冲冲拖地,洒了一地板水,还让刚回家的陈先生跌了一个大跟头。

陈先生求小朋友,“别了吧祖宗,这些事我干就行了,你只要负责吃喝睡觉就行了,还有把自己作业写好不要让老师找家长。”

然后小朋友心安理得地抱着酸奶看动画片了。

最近陈先生回家越来越晚了,小朋友问陈先生。“大橙子,为什么你最近回来都这么晚,你交女朋友了吗?”

陈先生说,因为上司傻逼,甲方傻逼,他需要在公司跟他们斗智斗勇,然后才能赚钱养他。

小朋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哦,这样啊。明天你回来可不可以给我带上次那个小熊曲奇,我很喜欢。

陈先生有点无语,你不是关心我下班迟啊,合着在这里等着吃的?

小朋友说,对啊,我只是个小朋友,需要很多吃的才能快点长大。

陈先生逗他,你长大想干嘛?

小朋友说,当甲方啊,这样就可以整天跟你在一起了。

陈先生死去的少男心被撩得一愣一愣的,摸了摸小朋友的脑袋说。你小子,以后撩妹绝对是一把好手

陈先生到底还是忘了给小朋友买小熊曲奇,他满脑子只剩一团浆糊。

在跟甲方的要求不断调整后,始终得不到满意,但同事却在抄了一张自己作废的稿子后通过了甲方的要求。

这个同事是个关系户,靠着上司的关系才混的一个职位,没什么真本事,剽窃和倒打一耙的本事却是一流。

陈先生没处说理,握着笔的手气得发抖。脑袋一热,不干了,太他妈憋屈了,辞职。

陈先生刚辞职,就冷静了下来。像自己这种没关系没后台没拔尖学历的待业人员,要怎么找到一份跟之前一样好待遇的工作?

爽是爽了,但人总得过日子的,意气不能当饭吃,陈先生在家捯饬起简历,在网上开始找新工作。

小朋友看到陈先生没有去上班,小心翼翼地问。大橙子,你们班不要你了吗?

陈先生教育他,“不是被开除了,是我自己不想干了,懂吗?”

小朋友点点头说,那你现在没钱了。

陈先生感觉心口被一扎,很微妙地望着小朋友。你嫌弃我了?

小朋友摇了摇头,噔噔跑进书房扒开陈先生的抽屉,找了一张卡出来。

将他塞进陈先生的手里说。你说这是爸爸妈妈留给我的,你没有钱也没关系,以后换我养你吧。

陈先生看着这张卡,清楚里面是小朋友爸妈用命换的保险钱,心里一暖,摸了摸他脑袋。

“我还没到要你养的地步,卡收回去,你子鱼哥还怕找不到工作?”


……



“后来呢后来呢?大橙子找到工作了吗?”

女孩很着急地问着已经是大人了的小朋友,他笑着摇摇头说:

“后来呀,小朋友被爷爷带走了。他跟大橙子说了再见,但直到他长大了,成了一个会提很多要求的甲方,也再没遇见过大橙子。”

“为什么呀?”

“因为大橙子不当设计师了呀,他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大橙子不想小朋友吗,为什么不见他呢?”

“可能是因为小朋友不乖,惹他不高兴了吧……好了,乖乖睡吧。”

拍了拍女孩脑袋,张路走出午休室,臂弯里搭着外套。

“张先生,麻烦你了,每周都抽时间过来看孩子们。”

孤儿院的老师和张路客气打了声招呼,张路笑着点点头走出孤儿院。

走在路上,他回想起那个雨夜。出去面试新工作的陈子鱼很晚都没有回家,于是他打了一把伞在小区门口等他大橙子。只是他等到的不是大橙子,而是一个恋童癖的人渣。

陈子鱼淋着雨慌忙跑回来时,他的小朋友在那个人渣身下哭得嗓子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只一个劲发抖。小小的身体被迫着展开,像被尖刀剖开的一片纯白,流淌着恐惧和无助。

陈子鱼整个脑子轰得一声炸开了,包猛的摔在地上,拽起那个畜生就是使劲全力的一拳。

那是他的小朋友啊!怎么能被这样对待?!

陈子鱼突然的一拳将那人打懵了,看到陈子鱼一副要拼命的样子心慌地想逃跑,只是挣不开他的纠缠,慌乱中打成一团。

交了手才发现,陈子鱼虽然势头凶狠,却真的只是个文弱白领而已,个子也不高。打得脑热,于是恶向胆边生下狠手将陈子鱼猛得朝后推倒,抡起旁边的自行车朝他头上砸去,直砸得陈子鱼抽搐了两下不再动弹,才慌忙逃走。

雨水唰唰冲着地上的血迹,偶尔的一道惊雷前的闪电映得小朋友的脸惨白。

陈子鱼散了一地的求职材料被雨打得稀巴烂,他坐在一地纸里,一边哭一边喊“子鱼哥哥”。

他不知道大橙子为什么不理他,不起来哄他,是因为生他气了吗。

后来小朋友经常想,如果那天晚上他乖乖地在家等着大橙子,一切会不会更好?

但是他知道不可能了,因为他是个不乖的小朋友。

有一天小朋友终于长大,可他的大橙子永远只能停在24岁。









“他们知道明天会更好并充满希望地期待那一天,只是那一天永远都在明天。”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