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乐黄乐】24小时之前,我死了。

1.

24小时之前,我死了。

死前的记忆支离破碎,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就突然成了一个孤零零的游魂。

2.

我叫张佳乐,是个电竞职业选手,一年前刚退役。

电竞是个一向被人诟病的行业,在大多人眼里是不务正业,毕竟打游戏能打出多大出息?

但人到底又是很现实的,打游戏打到我这个地步,能签下年薪千万的合同的时候,也就没人会说你了,相反还会被人举例成“玩儿都能玩儿出这么多钱”的正面典型。

3.

我有一个喜欢的人,也是打电竞的,从世邀赛回来后我就跟他在一起了。不过想想才在一起没多久我就这样走了,真是很对不起他。

没错,我是个gay,目前尚且还算是深柜。

我不知道自己这样游魂的状态能维持多久,趁还有时间我想去见他一面。

4.

他在宿舍打游戏,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隔会儿摸出手机打个电话,却总是打不通,我凑近了才看到,电话是打给我的。

他还不知道我已经死了?

我心里有些惆怅,怕他知道这个消息后太过伤心承受不住,可是鬼叹不出气,真他妈惆怅。

他又翻出了个号码,这回打通了。他直接喊了声阿姨,然后问张佳乐电话一直打不通,他现在在家吗?

我脑子一懵,完了,打我家里去了。

手机啪嗒往地上一掉,我揪心地看着他,八成是知道这事儿了。

5.

我第一次看他喝酒,喝得昏天黑地,然后抱着马桶一个劲吐。

职业选手一般都不喝酒,怕酒精损伤神经的灵敏。我站在一旁,看他缓缓地瘫在地上,心疼又无奈。

十月的地板已经很凉了,他一坐就是半小时,整个人都在放空,我蹲在他旁边跟他一起放空了半小时。

然后就突然哭了,一开始只是淌了颗眼泪,然后接二连三直往下滚。不出声,光是掉眼泪,看得我心里一酸,明知道碰不到他还是忍不住给他擦眼泪。

6.

他平时很喜欢说话,在谁跟前都嘚吧嘚吧的讲个不停,不怎么说话了反而安静地有点心酸。
我飘在他旁边,跟他碎碎地讲了很多。

我说少天啊,以后你乐不能跟你在一起了,你可以再找一个,我尽量不醋。但是我的确不知道自己这个灵魂一样的形态能维持多久,要是你在我眼皮子底下再找一个,我估计要忍不住吓唬他。

他突然抬头望向我,我差点以为他能看见我了,结果他只是起身倒了杯水,又坐了回来继续发呆。

8.

他又向我家打了个电话,说想见我最后一面。电话那边顿了顿,突然传出的哭声刺耳地令人皱眉。

他白着脸听完那边的断断续续的回复,知道我的遗体已经成骨灰了,最后一面都见不了了,动了动嘴似乎想安慰些什么,又听到对面抽泣的哀怨声,早知道这样,当初让你们在一起就好了,至少乐宝还活着。

我尴尬地抓抓头发,都死了我妈还这样喊我,太丢人了。

不过听我妈这么说,我倒是像为爱自杀的。不对,我不可能是那种傻逼,况且少天已经跟我在一起了。

9.

我跟在他身边已经三年了,依旧没弄清楚自己的死因,却已经习惯了灵魂体的状态,偶尔运气好还能碰到质量轻的物体吓吓他。

有一次夜里,我试着偷偷亲了他一下,他猛地睁开眼四处张望,心虚得我赶紧钻床帘后。

他都不怕鬼吗。

10.

退役后他在海边买了间房,就像我们以前说过的那样,还养了一只猫一只狗。

看到这两个小东西陪他我挺高兴的,但是猫似乎能看到我一样,时常冲着我莫名叫唤,他就抱起猫哄她,喵喵饿了吗怎么老是叫啊,不对啊明明刚喂了,还是哪里出毛病了,跟狗子闹呢?

我十分不屑,冲猫竖了根中指,直男的取名。

11.

他打算去我家一趟,看望我的父母。

我很感动,没白喜欢他这么多年,这小子就是有良心。

做鬼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蹭免费交通,我跟在他身边假装虚握住他手,就像带他见父母一样。

他如去过我家,但是那次是以朋友的身份住了几天。他记性不赖,一趟就摸了个清楚,拎着水果补品熟门熟路敲开我家的门。

他略带拘谨地喊了声伯父,然后才看到屋里还有其他人,我皱了皱眉,只觉得这个女孩有些脸熟,又认不出。

我爸让他先进屋,然后去厨房给他倒茶。他刚放下东西,那个女孩就问他,你是黄少天吗。
没想到在我家都能碰到他的迷妹,要是游魂有牙他们现在大概能听到磨牙声了。

他刚一点头,女孩眨了眨眼就掉下眼泪,莫名其妙。

他也不会哄女生,只抽着纸往人手里塞,说别哭啊别哭啊怎么了?

女孩缓了缓说,要不是我,乐哥也不会……

我脑袋哐地一懵,操,我不会是因为什么英雄救美的壮举牺牲了吧?

12.

我终于想起来自己是怎么死的了。

三年前我决定向家里出柜,坦白我和黄少天的感情。

但是很遗憾,我妈完全不能接受在我们种传统的家庭里出现这种败坏名声的现象,揍了我一顿后就把我锁家里了。

再次开门时,我被几个不认识的人强拖出了家,塞进了一辆小轿车,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个主任样管理人员嗤了声说,这么大了还要家里送来戒网瘾,真是丢人。

啥几把玩意儿?网瘾?

我觉得好笑,却没试图在这种情况下反抗,如果表现地顺服一些说不定还有逃走的可能性。

13.

该死,我明明知道想早点出去就不该多管闲事……

14.

我想起了一切,找到了我的死因。

漂浮着的身体突然开始迅速消散,我甚至来不及去试一下亲吻不远处的心上人。

这一次,是真的要走了吧。

他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样,突然唤了声张佳乐,站起来到处张望。

我哭笑不得,应了声哎,然后彻底从空气中消失。

15.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爱你。

评论(23)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