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武云】给温清池姑娘

初次相遇是我不小心撞上了她,她一个趔趄直接倒在了地上。

作为一个武当三好弟子,我很有礼貌地想跟她道个歉,谁知刚往前走了一步,她又一个趔趄跌倒了,我心里一惊,难道是碰瓷的?

我们武当的师兄师弟们,撞上了也顶多一句“当心”,凶一点的像闻师叔,追着你揍到满头包,但从不会跌地这么狼狈。

我摸了摸兜里的几块萃玉,有些尴尬。刚从点香阁出来,多余的宝石全都偷偷塞给蔡师兄了,只剩下一两块压兜底的萃玉。

但是师父说对姑娘要有二十分的礼貌,既然是我先撞到人家,还是得道个歉。

于是我跟她对了话,她说,买香料吗?

哦,原来是汤池旁边卖香料的姑娘,我看了看数字令人羞涩的铜板,没买,摸出了一颗萃玉送给她。

“刚刚撞了姑娘,真是抱歉。”

她说,“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我很少很女孩子讲话,因为总是会让她们莫名其妙地生起气来,尽管我很想和云梦的女孩子们说话,但却不知找个什么由头好。

我想也许可以和黄乐师兄提个建议,在课业里添一项练习如何与云梦搭讪。

此事罢后,我日日同一时辰都去汤池,尽管有时不及沐浴,也会给温姑娘送一枚萃玉,因此还被华小山嘲笑说,武当那么有钱,你追个姑娘就只送萃玉啊?

武当又不批谈恋爱的款,我能怎么办嘛?

剑匣要保养,常备药要买,源石要买,宝石也要买,还要瞒着掌门偷偷给蔡师兄塞点体己。武当有钱,我没有啊。

我点了华小山切磋,毫不羞耻地用高出一千多的修为咻咻咻了他,然后白字说,“还钱。”

华小山立马在我脚下装死,说,“不还,你打死我得了。”

我踩过华小山的尸体。小心翼翼地蹭到温清池身边,就怕再给她撞个跟头,从兜里翻了朵木芙蓉给她。

她说的和每一次一样,“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不知道其他人送礼物的时候,她是不是也是这么说。

我说温姑娘你别动,我拍个照。然后找了半天角度,还是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太大了,看起来很疏远。

于是往前走了两步,不出意外地又将温姑娘撞倒了。就这么找了几次位置,终于把温姑娘撞火了,挑起铃铛就砸来。

我,我不打女孩子的啊!

然后那天汤池泡澡的朋友们都看到了脾气很好的温姑娘绕着汤池追着一个小武当殴打。

好不容易平息了她的怒火,我沮丧地打坐回血,一遍跟华小山说,“温姑娘第一次追我,居然是为了打死我,好难过啊。”

华小山也gay gay地面对着我打坐,一边说,“哪个温姑娘?”

“就是树旁边卖香料那个,我都砸不少萃玉了,好感度还是这样。”

华小山说,走吧,回武当。

我一脸懵,啊?

“武当金顶楼,一跃解千愁。跳完记得申请武当的残废弟子补助,要是还不够你泡妞,就趴在你们萧掌门脚下哭。”

我考虑了一下这件事的可行度,快马加鞭赶回了武当。

现在我是在金顶跟温姑娘告的白,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

金顶风很大,我有点害怕。

评论(8)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