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武华】我可能要跟华小山在一起了


事情发生的有点突然,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就从昨天金顶上的告白开始吧。

这几天金顶不知道为什么人特别多,跳楼也要先拿号码牌。在我前面还有49368个同门时,有个云梦姑娘急匆匆赶过来跟我说,温师姐知道我的心意了。

我很高兴,扔了号码牌大轻功飞下去了,然后她又补了一句,“温师姐让我替她说一句抱歉,她已有倾心之人。”

我有点后悔扔了金顶号码牌,想去捡回来却发现已经被师弟们抢走了。

卖牌的黄牛贼兮兮靠过来说,兄弟,后悔了?号码牌要不,前1000的,只要88888个铜板。

我看了看5000不到的钱袋,有礼貌地拒绝了他,并且用重剑教育了他一下该怎么做生意。

我的初恋就以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结束了,我觉得心情很失落,甚至替别人养了女朋友。那我还攒着萃玉宝石干什么,全给蔡师兄好了。

悲怆地进了点香阁,让蔡师兄唱了十遍好心分手后终于被他踹了出来,所有宝石萃玉都扒了下来,连棵雪松都没留。

这下子是真得穷得只剩一身浩然正气了。

失恋的人总会寄愁于酒,仿佛这样就能麻痹自己那颗被偷走的心。清贫的我试图接个行侠仗义好蹭个醉酒状态,却被告知“对不起,您的行当不符”。

我深沉地蹲在门口想了半秒钟,做出了一个决定。

是时候上华山讨债了。

喝了一碗胡辣汤壮胆,我纵马驰骋于华山,在皑皑白雪里拉出了华小山。

“还钱!”

“不还。”

“还不还!”

“不……你哭了?不是吧我就拖个债你至于哭成这样嘛,等我有钱了就还给你好吧,别哭了。”

我吸了吸鼻涕没敢流出来,听说在华山流鼻涕都会结冰,我的鼻子很帅,不能失去它。

我说,华小山,我又失恋了。

华小山没心没肺地抱着胳膊说,那就换一个呗,反正你那么穷哪个都追不上。

我愤怒的踩了他一脚,知道我穷为什么不还钱。

华小山用树枝在雪里划拉划拉,没说还,也没说不还。

我有些心虚地缩回脚,不知道是不是把他逼生气了。

华山的事其实大家都知道,那么大的门派重建需要很多资金周转,他来借钱的时候我从来不会推脱。平时说着还钱还钱,也只是例行跟他开玩笑,并没有真的想用债逼他。

“还了钱以后,你还会像这样每天来找我吗?”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伸手放在嘴前呵气以缓尴尬。

华小山扔了那半截树枝,勾住我肩膀说,“走吧,喝酒。我那儿没钱,酒还是有一些的。”

酒是高粱酒,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酿的,带着些甜味,也不上头。

华小山说,温姑娘的事他其实帮我打听过了,从一个云梦弟子那儿听说的。她喜欢的人已经离世了,温姑娘原本就是为了救心上人才入的云梦学的医理。

我叼着杯子默不作声,活人永远争不过死人,这个道理我懂。

华小山从柜子里摸出一包地瓜干丢过来,说这是他最后的磨牙粮了,让我省着点啃。

我看着地瓜干,一根变成两根,三根,还没送进嘴里,头就重重往桌面上一磕,什么都不知道了。

现在我在华小山的床上,他还在睡着。

怎么办,我不知道要不要对他负责,在线等,很急。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