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周莫/尘埃里开出的花【4】

私设重

莫凡没有嫉妒过江波涛,如果非要说有的话,大概可以算是羡慕。

羡慕江波涛与周泽楷之间的默契,就像是与生俱来的一种天赋。

江波涛可以轻易地读懂周泽楷的一个眼神。周泽楷不喜欢说话,江波涛就是他的语言,就是他的意志,他的想法。

莫凡没有办法像江波涛一样陪他出席各种正面抑或私人的场合,只好替他在黑暗处行走。

但是他偶尔会觉得,周泽楷还是挺喜欢他的。

特别是周六傍晚,在别墅的院子里,他双手交叠支着下颌静静看着自己吃点心的时候。

那时候的他眼神也会变得很宠溺温柔,不是一贯那种疏离的优雅。

是天将要黑时暮色中出现的第一颗星星。短暂,却唯一。

也只有那时,他会肯同自己多说几个字,比如“喜欢?”“喜欢就好”“下次一样?”

有时还会露出很奢侈的微笑。

很美好,不是吗。美好得让他来不及去怀疑便相信了。

如果他在床上也能这么温柔就好了。莫凡捧着热可可冷不丁地这样想了。随即被这个美好环境下产生的奇怪想法吓了一跳,低着头一个劲地喝着热可可来掩饰脸上突然发烫的不自然。

周泽楷还是一脸温和地看着他,并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只是觉得小心翼翼吃完杏仁蛋糕后将头快埋进马克杯的莫凡很可爱,很像,某种温温软软的小动物,乖巧而胆怯。

于是忍不住,伸手想去揉一揉对面看上去很可爱的脑袋。

桌上的光影蓦然变化,莫凡下意识抬起头,被一只没来得及改方向的手掌糊了一脸。

“……?”

莫凡眨了眨眼,睫毛在贴着脸的手心里轻快地刷了几下。

手心微微移开,白净手指却还贴在颊上,顺着光洁的侧脸滑至嘴角,轻缓地抹去杯口印在嘴角的可可渍,然后收回。

莫凡不明所以地望了一会儿,又低下头轻轻咬住杯口,嘴角再度印上两道可可渍。

他其实很想和周泽楷说说话的,但总是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

“周……”

“……?”

“没事……”

他看着马克杯里自己眼睛的倒影,想着,假如是江波涛,这时候肯定知道和周泽楷要说什么吧。

这么想着,耳边竟真的出现了那个人的声音。

“小周,果然在这里啊。”

江波涛踩着细碎的鹅卵石小径走来,每一步都像是踏着流动的时光。逆光中勾勒出模糊的轮廓,虚幻的背景仿佛刚从梦境走出一般。

“知道你今天休息,本来没想打扰你,不过恰好是明天的邀请,只好来问问你去不去了?”

不觉已近在身边。

“不过,我估计你明天不想去也要去了……”狡黠的笑意略带调侃:“毕竟这次邀请是你‘最好的朋友’发来的,很难得哦。”

“……?”

周泽楷微微抬起头,一贯的沉静优雅。

“陶筌。”江波涛说。

点了点头,周泽楷站起了来,向之前江波涛来的方向走去,白色栅栏还未合上的门。

“来的时候不小心踩进了水坑,我去换一下鞋子,你先上车。”

周泽楷脚步未停,继续着自己的方向。

“我有话跟你说,跟我进来。”

江波涛瞥了一眼还盯着周泽楷背影的莫凡,丢下这句话就径自走向别墅。

莫凡犹豫了一下,很快跟上。

“你是不是一直觉得,周泽楷很喜欢我,一刻都离不开我。自己却只不是个可有可无的床伴,周泽楷高兴了就给颗糖,不高兴就踹一边?”

宽大的沙发上,两个人几乎坐在两端,空下中间长长一段距离,场面有些诡异。

莫凡微微愣怔,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江波涛轻笑:“我都能看出来,不用奇怪。”

莫凡一声不吭,揉着一旁的靠枕。

“我挺羡慕你的,真的。”江波涛将身子倚上身后的靠枕,闭上眼睛:“从我高中认识他起,真没见过他对其他谁这么用心过……”哪怕是我。

莫凡有些奇怪地望着他:“……”

不就是……陪周泽楷喝了个下午茶吗,不至于吧……

而且准确来说,还是拾了你的漏……?

“周泽楷以前从来不带你去那些正式场合,是知道有多危险,不愿让你成为暴露的目标,你不会想多了吧,嗯?”

“……?”

莫凡一怔,他觉得自己脑子好像不够用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再不去小周该怀疑了。不要好奇我为什么突然之间跟你说这些……”我只是,不想让他对你的保护被误解。

江波涛从沙发上站起,理了理衣角。

“你只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背叛他,记住。”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背叛他吗……

“说了什么。”江波涛刚进车,就听见了周泽楷平淡无波的声音,“跟他。”

微微诧异,江波涛笑道:“怎么,那么担心你的小宠物,我还能吃了他不成?”

“鞋,没换。”依然是言简意赅。

“还真是用心啊,小周。”江波涛轻叹,“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要告诉他比较好。”

“……”周泽楷一言不发。

“你这样护着他,能护多久?他是一个杀手,不是你的宠物。”江波涛盯着他的眼睛“我觉得,你应该尊重他作为一个杀手的权利,而不是把他当成金丝雀来养着。你不知道,这样的保护,只会让他多想。”

周泽楷双手交叠,两根食指轻轻互相点着,依然没发表意见。

“你能为他挡一时的子弹,能为他挡一辈子的危险吗。小周,我希望你明白什么是本末倒置。”

周泽楷若有所思得望着车窗外飞快流逝的建筑,答非所问地应了声:“嗯。”

那天江波涛通知他准备晚上和周泽楷一起出去时,莫凡不是没有吃惊。

“我……?”

“虽然说不知道小周怎么想的,不过他的确是让我交代你这件事。”

所有人都知道,江波涛不仅是周泽楷正式场合的助理,更是陪他出席私人场合的情人。

江波涛落落大方,恭谦有礼,还是个幽默风趣很会说话的人,每个人也都觉得他和优雅沉稳但是话少到不行的周泽楷很是登对。光是他们之间的默契就足够让人惊叹。除了祝福,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

江波涛挽着周泽楷下车时,莫凡慢吞吞的最后才从副驾驶座上下来,并且自觉地与他们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他不知道周泽楷为什么会一时兴起带自己来这种地方,他有些拘谨,却又不敢跟着周泽楷太紧,怕打扰到他们。

“来了啊。”一个中年男子笑着迎了上来。周泽楷点点头算是回应,倒是江波涛热络地和他打了招呼:“听说陶老板最近生意不错,怎么还有空亲自来监察工作啊?”

陶筌也打了个哈哈:“这不周少有空来玩吗,安晟那边的事天天都有,周少可不是天天都有空哈。”

即使开着玩笑中,陶筌也注意到了莫凡:“周少对我这里这么不放心啊,出来玩还带个小保镖哈?”

江波涛弯了弯嘴角什么也没说。莫凡一声不吭,自己也算是默认了这种身份。

“那先进来吧,特地给周少留了最好的包厢”陶筌将他们直接迎了进去。他当然不会傻到认为莫凡真的只是个随身保镖,能跟着周泽楷出席私人活动的,再怎么样也是个亲厚的心腹。不过这个小心腹,长得倒还有几分味道,要不是知道江波涛才是正牌,大概他要直接把那小子当成周泽楷的菜了。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