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周莫/尘埃里开出的花【13】

私设重


“没回去?……好,我知道了。”

周泽楷挂掉电话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莫凡又弄丢了。

这次找回来,一定要用链子把他锁在没人找得到的小黑屋里,让他今生今世都逃不出自己的视线。

握成拳的右手一顿,仿佛已经拽着那根不存在的锁链。【分分钟出戏233救命我真不会写这么严肃哲学的东西】

“阿嚏!”

莫凡捂住口打了个喷嚏,叶修抬手一包面纸直接扔进他怀里。

“既然老爷子连雷霆的事都肯放下,看来轮回已经在他心中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了。不过这样的话,你就更不能回去了。”

莫凡沉默地颔着首,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叶修十指相错搁在腿上继续道:

“你现在回去,只会给周泽楷添麻烦。老爷子之所以用这种手段让你回去,就是不想惊动周泽楷,现在好了,他们谁都没逮到你。肖时钦肯定不会傻到主动去周泽楷那儿去找你,你不出现,他们应该还不会有动作。不过一旦你回到轮回,他的动作就暴露了,那时候老爷子就算想不让周泽楷知道也不得不撕破脸皮了。你大概不会想让周泽楷夹在你们中间为难吧?”

“不回去,他会担心。”

莫凡突然抬头,神情认真得像回答老师问题的小学生。

叶修微微一愣,勾起一个很深的微笑:“不用担心。”

“嗯。”

“……。”很安静的呼吸声,空白的三秒让周泽楷以为是恶作剧电话,慵懒温和的声音透过时空和距离传来,仿佛越过万年时光,不紧不慢:“周泽楷,别来无恙?”

握着手机的手指骤然一紧,眸中尽是凛冽:“……叶修?”

“嗯,我也不兜弯子了,就直接告诉你,你想找的人在我这儿。”

指尖的烟嘴被轻快含住,打火机响,红色光点泛起。

“条件。”

简单明了。

“呵,还是你一贯简明直白的风格啊。”

含笑的声音仿佛闪着寒光的匕首,透露着未知的危险。

“我只想问一个问题。”缓缓吸进一口,烟雾浸染五脏胸腔。

“……”

“三年前的那场车祸,到底是不是意外。”语气慵懒却彰显咄咄逼人。

“不是。”

冰冷的语气一如此刻的目光,果决而狠厉。

“呵,果然……”白色烟雾呼出,将一切都悄然朦胧。“也罢,只是想从你这亲口证实这个推测而已。”

“人?”

“人在我这儿,我不拦着。你要是能带走,就带走吧。”

“你知道我可以找到你的。”

“呵,我当然知道。不过问题可不在我这儿。小莫失忆了,已经记不起你了。具体的原因你去问问肖时钦就知道了,啧,他那一棍子打得那叫一个又准又狠……”

“嘟——”

通话中止,手机的页面还原成桌面,一张合照。

两个青年一个笑得傲意不羁,一个笑得温柔洒脱。

叶修取下叼着的那根只抽了一口的烟,狠狠碾灭。

“呵……”

天气灰蒙蒙的,像是一口倒扣的巨大的铁锅,闷得人几乎喘不过气。周泽楷踏进上林苑陷着零星碎叶的菱花砖路,缓缓地停驻在一栋小别墅前。

不用对比手机上的信息,此时他也能确认了。

莫凡拎着一只水壶,左臂撑着膝盖安静地蹲在一株茉莉前,抬手轻巧一抖,一注细流倾落白色花瓣,跌成无数碎纹。

三千凡尘皆涤尽,流光碎玉落花阴。

手起水落间,时光仿佛静止了很多很多年。

几乎被花影遮住的身形却全部落入了周泽楷的瞳孔里。

似乎是察觉到菱花砖上渐渐清晰的脚步,花阴中的人疑惑地抬起头,冷不丁撞上一双清冽的眸子。

随即展颜,勾起一个满满的笑容。

干净柔软得如同眼前纯白的花瓣。

微微一怔,周泽楷轻握的拳头悄然松开,下意识地想回一个微笑。

“你是来找人的吗?”

嘴角的弧度还未漾起便被深藏。

他伸手,还来不及碰到他,就被礼貌地避开。

莫凡站起来冲他欠了下身,转头走向门口。

“叶哥,有客人,是找你的吧。”

依旧清泠纯澈的嗓音,说出的却是他听不懂的话。

叶修随意地披着一件棕色的外套,懒懒的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悠闲地像个退休后打发时间的老干部。指间夹着的烟看上去已经燃了一段时间,已经结了一段银灰色。

“周总裁临幸,有失远迎。”

周泽楷的目光越过他,落在莫凡背影消失的转角。

“怎么回事。”

“没去问肖时钦?”叶修从旁边的果盘里拈了颗挺大的雪梨,在周泽楷面前随便晃了晃算是客气了下,然后咬了一口:“买菜的时候路过中心巷道,差点被飞出来的十六叶戳个穿,刚进去看了眼就看到肖时钦一棍子刚落,这小子软绵绵地已经跪了。”

“我要带他走。”

叶修叼着梨子做出了一个“请便”的手势,周泽楷便径直大步走进房间。

抬手推开虚掩的门,干净清爽的房间便一眼看完。窗边的人并没有回身,手上微微动着,已经缀了一条连着的长长苹果皮。光线折射过来,手中的刀具上折出星点清寒的光泽。

周泽楷走近时,连接着的苹果皮一下子断开,堪堪落进下面接着的垃圾桶。

莫凡不急不慢地在苹果皮断处调整了刀尖一下方向,将苹果继续削完。擦了擦手将刀具放下,然后扯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将白净的苹果递到他面前。

周泽楷并没有看苹果,而是直接望向刀尖还沾着苹果汁的十六叶:“……”

莫凡见他没接也不尴尬,自己在苹果上啃了一口,自然地用手背将遮眼的刘海往右边蹭了蹭:“刀很棒是吧,可惜忘了是怎么来的了,叶哥说是别人送的。”

“别人?”

周泽楷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苹果被一下子甩开,“咕咚”一声撞在地板上,滚了好远。

“做什么?”

莫凡皱了皱眉,有些不高兴了。

“真的,不认识我?”

周泽楷贴近了些,目光锐利地射进莫凡瞳孔,仿佛要洞穿他的灵魂。

“他现在的状况不大好,你最好别太刺激”门口传来悠悠的声音,“不过医生说只是短暂性失忆,休息个把星期也许就能恢复,不要逼得太紧。”

“呵?”周泽楷缓缓松开了手,不置一词,消失于门口。

莫凡心口闷闷地疼着,缓缓俯身,捡起了地板上摔出一地果汁的苹果。

周泽楷,等这件事过一阵子平息了我再回去好吗。对不起……

“轰隆!”

叶修掩唇轻咳了一声,越过失神的莫凡望向窗外阴沉的厚重云层。

变天了。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