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周莫/尘埃里开出的花【14】

私设重

好的,又到了胡编乱造的高潮时间,让我们一起插目以待小莫凡的作死结果。以及叶修的装逼时间到。

一个闪电骤然划过,将天空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转瞬即逝的白光刹那间照亮了整个房间。

     巨大的落地窗后,叶修笔直的身影看上去有些寂寥,捂着唇轻轻地咳了几声,然后就是连绵不断的重咳,用力得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接过苏沐橙递来的纸巾擦了擦,缓了缓后语气依旧慵懒平淡。

     “有人周泽楷和陶筌的那比用股份换庇护的交易被透露给了周老爷子,具体是谁还没查出来。”

     苏沐橙望着他的眼神有些担心,但仍然认真地回复了他。

     “难怪。”叶修脸上浮出奇怪的笑容,挟着纸巾的手指依次缓缓合拢。“老爷子看来是害怕莫凡误了周泽楷的事,他对他孙子还是不够了解啊。”

     “没有按时吃药吗,感觉你咳嗽越来越重了。要不然明天去医院看看吧,不要把感冒拖成肺炎。”苏沐橙看着他这幅浑然不在意自己身体的样子,蹙着眉头很是担忧。

     “没事,哥身体好着呢。”叶修故意扯出一个夸张的笑容,却在身后一道白色闪电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惨白无力。

     苏沐橙没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静静转身离开。

     叶修抬起手中莫凡的手机,莹莹的白光下,黑色的短信文字格外醒目。扫了一眼后淡然一笑,关了手机。垂着的左手里,白色纸巾开着红色花朵,在黑夜中绽放地凄艳妖冶。

     “在楼下等你。”

   

   

   

    暴雨冲刷着漆黑的夜色,在窗户透明玻璃上溅开无数碎片,顺着泪痕般的命运轨迹,再度被重力狠狠地拖拽下去。

     书桌上一盏柔和灯光,似乎也要被外面呼啸的夜风扯碎。莫凡一阵不明的心慌,捏着书页的手指轻轻搓揉着纸张边角,不安地朝窗外瞟了几眼。

     雨这么大,他已经回到家了吗。会不会没带伞被淋到?

     这么想着,他有些坐不住了。站起来走到窗边,靠着窗台向外张望,好像他能透过沉重的夜色看到周泽楷一样。

     黑暗中一辆车缓缓驶来,由远及近,打着的车灯清楚地映出密集的雨点。经过楼下时一个转弯,逐渐远去的暖黄色车灯映出一个身影,和雨点一样寂寥和倔强。

     心下一凛,莫凡用力拉开了窗户。

     夹着雨点的风湿乎乎地迎面鼓进窗口,吹乱了他的刘海和桌上的书页。

     眯着眼睛仔细辨认出,那个身影似乎在自己开窗的时候有了些轻微的动作。

     周泽楷……?

     不是他吧,肯定不是他。周泽楷什么时候这么低声下气过,他是周泽楷啊,骄傲得宁可放弃都不愿将就的周泽楷啊。

     莫凡这么想着,摇了摇头嘲笑了自己的自作多情,将窗户缓缓合上。

     几乎是刚合上窗,那个模糊的身影动了动,开始离去。

     走近路边的那根路灯时,莫凡的瞳孔急剧抖动了一下。

     被雨淋湿的风衣再也扬不起来,紧贴着清瘦而坚定的身体,长时间站立而略显滞带的步伐看上去十分沉重。

     周……泽楷?

     莫凡拾起柜子旁的伞立刻外跑去,他不知道这算什么,但直觉告诉他,假如这次他放周泽楷走,那么将也许永远都见不着他了。

    灯光将一步步远离的身影拉得愈加细长,莫凡的脚步在接近周泽楷身后的时候渐渐放慢,举着的伞缓缓移向他的上方。

     也许是感觉到身后有人的接近,也许是头顶的雨骤停,周泽楷止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扬手一挥,雨伞跌落,在地上弹了几下,被风吹进灌木丛中。

     缓缓转过身,脸上是莫凡看不懂的表情。

     像是悲哀,又像是嘲笑。

     “睡过了?”他红着眼睛,笑的优雅而刻薄。

     莫凡一症,满脸的茫然无措。

     “那个房间,是叶修的。”

     莫凡猛的抬头,吃惊地看着他,却只看到一副近似冷笑的表情。

     “离开的那两个月,也住在那儿?”

     莫凡一下子恼怒:“你不信我。”

     “叫我怎么信。”

     周泽楷缓缓地说出这句话后,整个人都脱力一般,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莫凡愣了愣,想伸手去拉他的衣袖,却被他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一向不善言辞的他皱了眉头,清晰地吐出一个字。

     “脏。”

     莫凡呆呆地望着他,想跟他说不是,我没有被叶修碰过。嗓子里却跟被针划过一般干涩,最后不过是垂下了手,什么都没说。

     周泽楷笑了,想说,我那么喜欢你,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是啊,那又有什么用呢?

     老天不会平白无故地对一个人好,给了他两情相悦,必会再给他折磨隔阂。

     他终究没有说出口,那句我那么爱你。 他只是碰巧不懂怎么表达而已,他将自己的爱变成了锋利的刀子,刺向莫凡,也刺向自己,他是那么的爱,也是那么的疼。

     一把抱住莫凡,狠狠地吻了上去。好像是要将生命用尽在这一吻上,他肆无忌惮地掠夺者,强势地纂取着,噬咬着。

     他想,我们都是有罪的人,活该彼此折磨,彼此痛苦。

   

   

   

   

    叶修床头抽屉里的那瓶果味维c里装的并不是维c片。

     那次大扫除包子无意间翻出来,被叶修笑眯眯一把夺走说着小孩子补维c吃水果就好了大人才吃药时,苏沐橙就知道了。

     是那种最常见的白色止疼片。

     苏沐橙没有去问叶修,既然他不想让她知道担心,那她就不问,她相信那个人的分寸。

     雷霆一天没有倒下,他也不会让自己倒下。

     轮回还年轻,周家的根基,说到底是在雷霆。七年前他离开嘉世,将嘉世的资产抽丝剥茧地转移到国外时,就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周老爷子当然不会放过肖时钦这种在嘉世当过高层的管理人才,所以嘉世一倒便迫不及待地向他发出了邀请。然而他对自己孙子终究太多自负,偌大一个嘉世,即便是瘦死的骆驼,也不至于这么快被蚂蚁啃食干净。殊不知自己这引狼入室的举动,完全在叶修预料之中。

     真正吸收了嘉世大部分资产和部分核心高层的SHINE SHEEN,在国外的成功运转已经完全具备可以与雷霆抗衡的实力。

     轮回的快速崛起算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叶修倒是没有预料到初次接手轮回的周泽楷手段会如此狠厉老辣。

     不过这并不会造成多大影响,轮回本身,就不在叶修的计划之中。

     肖时钦在雷霆展现出的出色能力,以及这七年为雷霆大小事务的关心和负责态度,让周老爷子彻底放心将雷霆交给他打理。雷霆和轮回过于顺利的发展让他考虑到自己退位的必要了,甚至盘算到将外孙女戴妍琦嫁给肖时钦,让他彻底替周氏接手雷霆。

     叶修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时间。

     他要时间,让SHINE SHEEN一点一点侵蚀雷霆的市场,取代它在国外高端市场的影响和地位。

     他不知道自己透支生命拼出来的结果值不值,但是,他和那个人共同打拼下来的江山,决不允许他人侵犯!

     嘉世并没有倒,它将以SHINESHEEN的名义,重返豪门光耀。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