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叶乐分手系列3】哦,那真可惜

和叶修分手的第98天晚上,张佳乐睡得很早。

和退役大神不一样,他还是得保持规律作息的。

阖上眼刚酝酿出些睡意,浅浅的睡眠就给手机屏幕突然亮起微弱光芒搅了。

他扒拉了下手机眯起眼睛看去,黑色qq提示窗上显示着:

叶修:[图片]

睡意一下子没了,他攥着手机有点懵逼,感觉自己指缝一下子好宽,手机随时都可能从中间漏下去。

点开一看,是一张奇迹暖暖的分享。

七拼八凑的衣服,难看的要死,还是S评分。

他想了想,输入了一句“跟君莫笑一样丑。”

发送。

然后愣怔怔地盯着那句话。

对面很快回了一句。

“呵呵。”

他又等了会儿,估计叶修不会再回了,按了电源键。

一下子又重回黑暗,沉静得让人发窒。

手机的光就又亮了。

叶修:这个点了还没睡?

他点开窗口,却问了句不相干的:

“你玩奇迹暖暖?”

女选手们有时手滑,也会分享到职业选手群,他对这个图片风格并不陌生。

对面安静了一会儿,发过来一句:

“沐橙在玩,让我用号给她送体力。”

哦,这样。

“睡不着?”

他愣了下不知道怎么回,说本来已经睡了,但是被你吵醒了?

“刚好才刷出只北桥法师,打这个你手熟,来搭把手啊。”

他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人,还能不能有点前男朋友的自觉了。

拇指点了两下,回绝得干净果断:

“不了,我睡下了。”

“哦,那真可惜。”

他盯着这句话,一直到屏幕自动熄灭。

然后一切重新跌回黑暗。

他想起来有一年冬天,他裹着一条驼色的围巾,在H市的某条巷子里看见过一只猫。

一只普通的杂毛猫,在破旧的木板门和墙的交接处懒懒地窝着,睡在一把破扫帚尾上。

尾巴挨着脑袋,整只猫圈成一只暖黄色的球。

他俯身揉了揉猫脑袋,暖绒绒的,让人瞬间就想起一切美好的事物,比如温柔,比如明亮。

猫眯着眼一点也不怕生,对于陌生人的抚弄无动于衷。

于是忍不住拍了张照片发给叶修,说,看像不像你,懒洋洋的。

叶修回了句:不像。不过说起来,我家以前也养过一只小狗,挺黏我的,跟你一样黏。

吹吧你。

张佳乐对于这种轻微程度的垃圾话早已免疫,就蹲在猫旁边一起晒着太阳,漫不经心问:“哦,那你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那只情敌啊。”

“死了啊,我没退役它就死了。”

他也懒得跟叶修较真,就敷衍地回了句:“哦,那真可惜。”

你小心点养着我啊,别把我也养死了。

本来想发这句,又嫌矫情。

就像那些女孩子们看的小言情。

“夫君,我把乐乐交给你,好好地交给你,请一定要珍重啊。”

他代入了一下,忍不住笑了出来。末了,又揉了把猫脑袋,起身朝巷子深处走去。

其实那条小狗根本不存在吧。

他嘀咕了一声,把头埋进枕头,重新酝酿起睡意。

也许,一直就是在骗自己而已。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

Once you know there was never'

Never an honest word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