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黄乐/叶新」黑道paro戏整理存梗

明明没有驾驭这种题材的功力却还是喜欢存梗,另外这个帅气的少天是我媳妇儿!/


[天]:    和社长没说几句话,就有两个浓妆艳抹、丰乳肥臀的美女提着红酒进了包厢,不用问就知道己方二人已经被兴欣洞察,却也在意料当中,对方并未表现出敌意,看来蓝雨的筹谋能得以实现。

    刚惬意搂过美女滑腻玲珑的肩膀,裤兜里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看看来电人便摁下接听键,将手机放到自己和喻文州中间一起听,那头有人懒洋洋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却是语言简练得宜地汇报情况:黄少,条子来了,张新杰带队,角色分量挺足。

    唇角提起,脸上逐渐带了几分狷狂的笑,目光看了看喻文州,见他依旧沉稳如初,有恃无恐的模样,心下再平静几分,把美女朝身边揽了揽] ]

知道了,你们把交代的事做好就行,唔,这样吧,时限为一个半小时。好久没有和他们聊了也怪想念的,总得留点时间叙叙旧不是?你打起精神来别整天跟没睡醒似的,另一头交待宋晓负责,社长这头我来保护就可以了。

[[事项交代完毕,两个女人立刻开始了工作。伏在自己肩上的美女水蛇般缠上来,那条雪白修长的腿轻轻摩擦着膝盖逐渐往上,睫毛浓密在眼睑覆盖着浓荫的眸子虚起来,极其有技巧地在耳边呵了口气,声音妩媚而妖冶,整个人就像一只发情的猫:帅哥,你们还有朋友要来吗?

手掌抵人纤细的腰后,逐渐摩挲着朝下,直到丰满而充满弹性的臀部,略用力重揉一把,直觉着掌心里的软肉柔而有形,心里有些遗憾,这样的极品要是抱到沙发上做一回,可真是爽到极点了,无奈……正叹气,就听到包间门前传来敲门声,只得把揉弄的动作改做轻拍,侧首在美女凑过来的唇上重重吻了一记,才恋恋不舍将她朝外推了推] ]

贵客来了,去开门吧。

[ 门开后张新杰,张佳乐,林敬言,还有一堆说得上说不上名字的警察鱼贯而入,却总算秉持了一惯的斯文做派,没有惊吓美女,而是算得上有礼貌地将她们疏散出去,冲着回头看了自己一眼的妹子吹了声口哨眨眨眼后,才把视线移回到带头的张新杰脸上,嘿嘿一笑]

哟让我看看这是谁,这不是光荣无畏的人民警察张警官大大吗?那么大阵仗是什么个意思呀,我们可是良民!啧啧就算你们扫黄吧也不至于挑这时辰啊,我怎么就那么背呢,今年泡五次夜店三次都被诸位搅黄了,大半夜虽然不堵车人又少,跑来跑去也是很累的,好吧这次终于被你们抓住了,说说得罚多少钱……先说好我这是未遂,裤腰带都还没解呢!

[喻]:    美丽女子带来的酒看似红酒,其实却只是气泡酒,已经了解此间主人是昔日豪门嘉世的当家,后来被内部排挤孤身离开,重起炉灶,一身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唯独饮酒这一项捉襟见肘,想来这气泡酒也是他交代的才对,既然敲门的礼品已经奉上,见到主人就不远了,客随主便,既然他现在还不露面,便是想看场好戏。为表诚意,己方只能粉墨登场助助兴。
   
    少天是自己的搭档,心思比外来缜密许多,甚至在某些方面独有天赋,想来他也是有类似的心思,才故意交代留空时间演出,便也不动声色,只对入门打招呼的张新杰点头笑了笑,垂目饮酒,任少天发挥。
   

[天]: 正和张新杰闲侃着目光一转移到他身后,左边戴着眼镜表情算是和气的是警局出名的老好人林敬言,右边的……

心里不住开始嘀咕:哎哟我去,郑轩你个笨的也不把他来的事情告诉我,事先有个准备也好啊!

曾经按照社长的指示去接近警方的人套取资料,只得穿出一副大学生风格每天抱着篮球准时报道,一来二去硬是拼着街头篮球这个共同爱好和警方爆破专家张佳乐搭上了线,一起泡网吧打游戏,一起去烧烤摊喝酒,吵架斗嘴也不在少,连生日都不忘一起过的,偶尔也不爽他和义斩孙哲平的同窗交情,真有几分超出铁哥们的暧昧意思……不得不说那段日子简直逍遥得让人差点忘记自己和对方的身份。

在这种情况下相遇实在意外,按理说他这种专业的警员只有在遇到弹药疑难的特殊情况才会随队出警,今儿居然跟着张新杰……扫夜店黄赌毒来了?说谁谁信呢?呵呵,还例行公事,例行你妹啊!

内心暗骂,表面却依旧如沐春风的表情漫不经心地对着他挥了挥手,只是觉得有些词穷] ]

张佳乐警官,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乐]: 【与张新杰拉开半步跟在后面,进入声色犬马的场所,交织缭乱的光影被切成暖色的灯光,其他人散去搜查登记,自己则和新杰敲开了一间包间】

【棕色的温暖发色十分抢眼,不远处的少年揽着软玉温香笑得不羁,成熟老练又不失张狂地和张新杰打着周旋。半副身影隐在张新杰身后,沉着脸看向他,似乎并没有被注意到。手指微微握紧又松开,汗津津地握住衣兜里的火机。是他,又不是他。那样干净无邪的笑容不可能出现在这样一张深谙世故的可憎面目上。】

【被点到名后晃了下神看向他,喉结动了下想故作轻松地回一句好巧,嗓子却是干的发疼,半个字也蹦不出,嘴唇动了动愣是只做出了一个“巧”的口型。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黄少天,这就是你的目的?这场戏,演得真是好,不过,我不信你就没有半分入戏。】

【身后一阵骚动,分散的人群中拥出一个笑容懒散的人。侧身将注意完全分给了他,望了眼张新杰就等他发话。】

[叶]:【听到门外响起的敲门声依旧淡定的坐在沙发上抿了口沐秋上次推荐的红酒,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头,酒精的味道还真是受不了。摇了摇头站起来打开房门】

东西在桌上,拿着它在暗处等着。

【顺手拿起桌上色泽莹润的红酒给人倒了一杯】

毕竟是看场好戏,来一杯?

【之前收到叶秋的情报说这次条子来查张新杰带队时还有些啼笑皆非的心情在看到那人的身影真真切切的出现在在电脑屏幕上的时候平添了几分惆怅】

【这制服穿的还真是比在我这儿的时候帅气啊,新杰。按了按眉心将心头翻涌的情绪压了下去,拿起被随手扔在沙发上被熨烫的平平整整的领带系好,小巧的瑞士军刀在昏暗的房间里闪出一道银光后没入了腿侧的暗袋内,漫不经心的拿起手枪别在了腰后,理了理因为刚刚那一番动作而变得微微凌乱的外套后吊儿郎当的点了支烟深吸一口,烟雾在本来就不甚明亮的空间里升腾,各色面孔都被掩映的明明暗暗难以辨认,吐了口烟圈将手里的烟摁灭】

走吧,让客人等这么久也体现了兴欣的风格,不过自己的主场,还是自己做主角比较好。

【整了整衣袖推门出去走向包间所在的方向,丝毫没理刚刚还待在同一房间的人现在已经不知何综,脸上挂起了惯用的懒洋洋的笑容】

各位,晚上好。

[苏]: [等着大厅的盘查进行到尾声的时候,等到的是叶修已先去了包间的消息。确认了外面的情况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后让人出面安抚了客人的情绪,这才慢悠悠往那边走了过去。]

[包间里已进了不少的人,往那边一杵,双手插兜里,冲着领头的人扬眉笑了]哟张队,又来了啊。你这跑得够勤快啊,不会是看上了我们这的哪个小姑娘吧。那可不行,我们兴欣是正当营业,你要追也用点正常的方法啊。

[一手搭叶修肩上,若有所悟地瞅瞅两人的气场。心里也明白那段不能说的过去,依然是笑容可掬的模样]不过我也听说黄少和喻队去哪家夜店哪家就被查,难不成你是看上这两位了,呵呵。你们最近动作还挺大的,不过外面你也看到了,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大多数都是出来放松放松的,你们这样总查查查也查不出什么来,这不是扰民么?生意比前几个月可淡了不少啊,再这样我们自己都养不活了。

[意思意思用手肘碰了碰叶修]老板你说呢?

[新]: 【坐下来跟黄少天以及喻文州又是一番虚以委蛇,蓝雨的这两位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角色。

    一个头脑绝顶聪明 蓝雨有如今几乎靠他一力谋划,另一个战略意识一流,射击天赋极好。行动组已经跟了他们几个月依然无法得到任何有用信息,不过…方才黄少天那副神情自己倒是可以猜到估计兴欣派的姑娘已经让他们察觉了不妥。

    倒是有些麻烦了呢。

    正在又一番唇枪舌剑之间,兴欣如今的当家老板叶修已经悠闲的出现在了包厢门口,只不过是个招呼的功夫,情报上提过但自己素未谋面的神秘人物苏沐秋居然也跟着亮了相。

   怎么着…兴欣来的倒挺是时候,基本盘查结束,要紧的问题一个都还没问…真是他的作风。推了推眼镜看着叶修与苏沐秋两个人的互动,竟是意外的刺眼。不过苏沐秋搭在叶修肩头的手倒是让自己注意到了他恐怕也是使枪的高手。

    看来,还是得各个击破?

    叶先生,还有这位一直没见过面的…苏先生,晚上好。今天来兴欣也是例行公事…

    【咬着例行公事几个字看着他们,神色自若的笑了。】

     既然例行,那么还是老规矩都问一遍的好。这样吧,也不耽误你们做生意,张佳乐去问黄先生和喻先生,林敬言去问苏先生,叶先生,麻烦你跟我到门口来。

    【顿了顿又点了点剩下的人】

     你们几个,去查一下洗手间和其他房间。

    【安排完对着叶修点了点头,很是公式化的抬了抬手指着门外】

    请吧。

[喻]:    满屋子人来了又走了,看来是己方过于谨慎,兴欣的人一控场整个情况已经发生了连自己都难以预料的变化,而张警官与叶修之间的话一时半刻是谈不完了。

    目送人一个个走出去,只留下不怎么爱说话的警员例行盘问,也有几分无奈,意识到今天显然不是一个适合谈生意的好时机。

    手轻按住跃跃欲试想要追出去的少天,再揉一揉自己的太阳穴,换个舒服些的姿势懒懒靠到沙发背上,脸上难得带了几分冷冽的笑容,很好地诠释了心中对于既定计划被混乱打断而产生的些许不悦。】

那么,这位警察同志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如果没有其他事,我们就不打搅了。

[天]:    一贯温驯的社长也处于擦枪走火的状态,眼前情况确实混乱得让人有些头疼,赶紧跟着起身接了话] ]

警察同志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嘛,不然社长你先走吧,问话这种事就交给我好了?!……呃,你可能还不认识他,这位是张佳乐警官,警局弹药专家,爆破组精英!我和他也算旧相识了,你给点时间让我们唠几句,不然你看他这表情多半得哭,郑轩宋晓那头还要你去打招呼,不然一个半小时到了他们忍不住开始暴躁就麻烦了。

[还好喻文州听了没有多问,只简单看了看张佳乐,就点点头起身收拾好自己的电脑,说句“车留给你”就起身悠然走出去。
    心里明白社长这是以防万一把郑轩和宋晓都留给自己调遣的意思,便也没多言,站在包厢门口目送他安全离开,想来兴欣已经把条子打发处理得差不多了,一路上也没有人为难或者阻拦,至于如何掩人耳目离去,喻文州倒不用人担心,还没有人能算透他那颗聪明的头脑

[乐]: 【侧身看着喻文州走后,抬手将门带上。回头看了沙发上那个笑眯眯的人,心里莫名升起一股火气,明明清楚他将喻文州赶走也有几分控制混乱局面的意味,却没有做出任何阻拦的举动,蓝雨的二当家,已经足够了。】

黄少,别来无恙?【走近沙发同样坐下,轻松的语气如同任何一对久别初逢的老友,刻意疏离的微笑却暗示着这句问候里满满的讽刺】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在哪儿来着,西街的烧烤摊吗,你好像说要去s市发展来着。怎么,这么快就升到蓝雨总部了?

【室内的空气甜腻得让人有些不舒服,该死,一定是刚刚那两个女人留下的香水味。修剪圆润的指甲在拇指指腹间流连摩挲,目光沉沉地注视着桌上透亮的高脚酒杯,翘起嘴角转头看向他】单以张佳乐个人的身份,我倒是很乐意和你喝一杯庆祝庆祝。不过今天不是来找你喝酒的,而是来找你喝茶。

【双手交叠搁在膝盖上,卸去一脸温和笑意】

高层齐聚,蓝雨这一笔交易,挺大的吧。

[天]: 社长走后整个人放松下来,长出一口气,自顾拎起瓶开了的红酒,朝沙发一靠,故意大咧咧双腿交叠搭上玻璃茶几,目光直盯着身边脸色很臭、身穿警服扎着腰带小蛮腰毕露的警官先生,给自己灌了一口酒,毫无芥蒂地听完他满口的阴阳怪气,昏暗的灯光下,只是竖起两根手指头晃了晃,满脸笑意]

   有两个地方说错了,第一,我不是升到了蓝雨总部,而是一直在总部,接近你是上头的命令,你也知道,时局艰难,做我们这行没个官权交易简直不可能,巴结你最初就是为了在警察局内部有个能说得上话的人,到头来我还真没开得了这个口,去S市只是一个从你眼前淡出的借口……唉要是我当初能狠狠心真的利用你,现在坐在喻文州位置上的人就是我了……怎么还能跟现在似的,跑前跑后当个小小跟班,看看场子当当打手必要的时候还得挡挡子弹,最可怜不过了……

第二,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你们警察署门口,那天下雨,我想起借你的伞还没来得及还,就去送伞,不过嘛见你和孙哲平一块走出来的,就没去打搅你……好啦好啦,跟我这种小喽啰面前你摆什么官架子,我胆子小,被吓到容易失忆,影响你工作就不好了。

[乐]: 真好听啊,这番说辞。或许我该被你的情谊打动,可是……【顿了顿,夺了他的酒放回茶几。膝盖抵着沙发身体压近了他,在他脸上留下一片背光的阴影,重重地咬着音节】我一个字都不信了。

黄少天,蓝雨总部二当家,罕见的S级型人才,思维缜密行动能力卓越,有着出色的机会捕捉和引导能力,人称“妖刀”。

这些,你比我更清楚吧,嗯?

【面无表情地像读资料一样将他的背景说出,看向一脸无所谓的人,抓住他的一只手腕】没利用我,是发现其实我在霸图的影响力没你想象中那么重要是吧?如果是张新杰呢,坐上蓝雨第一把交椅的已经就是你了?

【手指渐渐拢紧,泄愤般箍住他的手腕】胆子小?在兴欣的地方谈这么大的生意,你胆子还真是小,也不怕叶修……

【愣了下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松开手颓然地倚回沙发垫上】

[天]:   欺身靠来的人身上散发着好闻的、不属于这个空间的干净味道,被他系在颈后的发梢瘙痒了鼻尖,曾被握紧的手腕还微微疼痛,却不大介意,饶有兴趣地听他念着那些关于自己的诨名,直听他话说到最后欲言又止,才侧身贴倚过去些,捻起人的发束逗弄一番,思索片刻,又笑了开口道]

喂,张sir,你在担心我吗?

[  [ 没等他回答,兀自又是一笑]

叶修是个不好对付的人,我们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也没打算招惹他,来这里的目的也不是你们说的那什么劳什子的生意,而是因为……

[  [ 手指轻触到人腮边,摩挲着向下,微微托了托人下巴,凑过去低声道]

有美人。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