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黄乐】局中局

一场六级考完刚好摸个鱼……
先B个E,得空末尾再补上点内容改成HE。

从一片混沌中挣扎着醒来时,张佳乐脑后的钝痛还在一抽一抽的,疼得直皱眉。双手被一副冰凉的钢铐反剪身后,硌得腕子生疼。上半身牢牢被绳子缚在椅背上动弹不得,眼前一抹黑,嘴巴也被胶带封得严严实实。

……再烧一壶开水一把割喉刀,就可以开宰了。

估摸着自己目前的处境,张佳乐试探着挣了挣绳子,紧实得没处钻空子。

“他好像醒了,队长你先出去一下我有几句话要跟他讲,嗯,挺私人的。放心吧队长他跑不了的那可是猪蹄扣,猪都挣不开的,他那点劲儿根本不够使,而且没了枪他还能做啥妖,近身格斗我可甩他十条街呢……”

条件反射般抬头冲声源望去,一片漆黑中响起关门声,随后是不紧不慢的皮鞋跟敲击地板的笃笃声,在他面前戛然而止。

眼罩被摘下,没多久便适应了室内的昏暗光线。眼前的棕发少年微微翘嘴角把玩着一把小刀,身周却仿佛环绕着一种让人不由放下戒心的气场。

“无间道——这么不聪明的决定,不是张新杰的作风。你自己决定的?”

话音未定,抬腕微翻。眼前一道残影略过,刀片几乎贴着脸颊插入身后的椅背,带动的气流掀起碎发,又重新落下覆上他冷淡的眼眸。

“觉得是自己大意才让我有机可乘接近了你,了解我身份后想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不动声色地套走蓝雨的消息,嗯?”

眼前的人漫不经心地绕至他身后,肩头一重,一双小臂撑了上去。

“你未免太自信了,知道我妖刀身份后还敢跟我玩儿卧底?还是说……”

耳边一阵温热的气息吹拂,故意压低的嗓音凑在耳畔吹入,脖颈不由一阵麻痒。

“你太小瞧我了。”

“要不是亲眼见过你的枪法,张佳乐,我真的要怀疑你是靠关系进的霸图了。孙哲平走的那么些年,你在百花就没学乖些?”

“我知道你有话要说,想说什么赶紧说吧。霸图的消息我之前从你那儿也套得差不多了,作为我们之前这么久的情意,我不会在让你有机会见到我们队长了,他的手法你是知道的——能让你连百花的旧机密都说出来。”

嘴巴上的封条被扯下,张佳乐怔怔地望着他,蓦地弯了弯嘴角笑了出来。

“接近我的第一天起你就知道会有今天的局面了,对吧。”

“不,假如你不自作聪明的话结果应该还会稍微好一点——至少霸图还不至于折了你。”

重新踱至面前的少年耸了下肩竖起食指摇了摇。

“没有其他话了。栽你手里,我无话可说。”

自嘲地一笑,闭上眼睛。

胸腔左侧一阵尖锐的疼痛,魂魄生生从肉体抽出般的疼。热流随着每一次轻微的呼吸从伤口涌出,浸透面前的衣料,湿热粘稠。

其他都好,不要是冰雨……

睫毛颤了颤,终究不敢睁开眼睛。

张佳乐,白痴。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