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黄乐】草莓糖


赛后的发布会上,张佳乐显然有点心不在焉。6:8输得不算难看,但他表现出的拘谨不安却有点像初次上场的新人。

一直被张新杰周旋地滴水不漏的问答在时间快结束时被前排一个女记者抓住了空子,话筒几乎戳到张佳乐鼻子底下点名问道:“张佳乐选手对于这场比赛有没有什么看法。刚才那场比赛是否还有所保留,霸图针对本赛季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调整?”

连珠炮般的问题。

张佳乐茫然地眨了眨眼,不知所谓地点点头:“啊……嗯。”

坏了。其他几个人同时心里一惊。张佳乐这明显连人家问题都没听清。

林敬言不动声色地捅了下张佳乐的腰,后者这才如梦初醒般:“啊,抱歉,刚刚没听清楚问题,能重问一遍吗?”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女记者也意识到刚刚自己为了抢机会问的问题没什么逻辑性,干脆改口问:“你觉得刚刚这场比赛蓝雨的黄少天选手表现地怎么样?”

顺杆爬贴坡滚的问题,张佳乐愣了下开口:“嗯,很好。”

“黄少天选手在这场比赛中很稳定,后期精准有效的收割也是这局比赛的赛点……”张新杰揽过话头,对黄少天的表现进行公正客观的点评。

直到发布会结束,张佳乐也再没说一句话。

“张佳乐怎么跟魂儿丢了一样?”韩文清皱着眉问张新杰,张新杰也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

“我还有事,你们先回去吧。”张佳乐跟队友们打完招呼就往蓝雨的休息室走去。

刚换好常服出休息室的郑轩看见了他,抬手打了个招呼:“张佳乐前辈,找黄少?”

张佳乐点了点头,问他:“你们队长呢?”

“队长有事一下场先走了,发布会都是我上去顶的。不过还好有黄少在,不愁没得应付。”郑轩打了个哈哈,然后跟张佳乐告别:“那我先走了啊,前辈再见。”

张佳乐刚一拧开门锁,就听到里面明快清朗的嗓音:“轩轩你又落东西了?还是帮小卢拿落下的东西?我就知道队长不在我就得跟在你们后面拾漏,你们能不能长点心啊能不能能不能能不能?”

一大串熟悉喋喋不休的抱怨迎面而来,张佳乐忍不住翘了翘嘴角。

“张佳乐你能不能长点心?能不能?买东西自己都不挑你也太放心社会了吧!就上面一层是好的,下面草莓都烂成这个样还怎么吃啊(#‵′)!噫……拿走扔了扔了扔了!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草莓了,呕……”

黄少天嫌弃地拿食指勾着塑料袋丢进垃圾桶,教育张佳乐社会险恶。

张佳乐一脸震惊地说:“不能啊,我觉得那个老太长得很慈祥和蔼啊?大晚上的,我不是想着她早点卖完也好早点回家嘛。”

“所以你就买了一堆烂草莓回来?”黄少天恨铁不成钢地用指头戳着张佳乐脑门“躺大马路上碰瓷的老头老太平时看起来更慈祥和蔼,你的心眼都长在吃上了吧?”

……

“少天,是我。”

张佳乐一出声,发觉话语里带着不由自主的亲密。踌躇片刻,走进休息室带上门。

正在弯腰收拾地上东西的黄少天起身看了他一眼,继续收拾着,平平淡淡地问道:“嗯,有事?”

有事吗,好像也没有。

那该怎么回答,想你了?太矫情。

你最近还好吧。更矫情。

张佳乐想了想,从兜里摸了把草莓糖递到他面前:“想和你单独打一把。”

黄少天慢悠悠地抬头,目光扫过那把糖笑了一下,抬手将他展开的手指屈回合拢掩住了糖。

“感冒了,嗓子不好,吃不了甜。张佳乐你故意的吧,赛场上打不过我赛场下阴我?告诉你这可不顶用,张新杰派你来的?”

“嗯,他派我来谋杀你,用糖齁死你。”

张佳乐合拢的拳头收回衣兜,糖随着展开的指缝漏回兜里。

“哇,太残忍了吧。张新杰简直不是人,我们队长就从来不搞这种场下阴谋,赢得坦坦荡荡光明正大。”

黄少天夸张地感叹一下,然后刺溜拉好箱子拉链直起身子。

“和我打一把?”

张佳乐重复了一遍,从兜里掏出账号卡。

黄少天为难地看了一眼已经关了机的电脑说:“诶下次吧,或者回去我用小号跟你打也行,大家都在酒店等我呢,再不回去该等急了。”

喻文州有事先走了吧已经,郑轩也走了。

张佳乐放在兜儿里的那只手不自主地握紧,用轻松的语气说道:“速战速决,不会耽误你多久时间。”

黄少天拽着箱子的手并没有松开,脸上为难的表情却转换为一种浅笑。

“太难看了,张佳乐。”

然后头也不回地拉着箱子走向门口。

太难看了。

张佳乐脸色刷地一下子白了,浑身突然变得冰凉了起来,然后又是渐渐的回暖,身子就像有千万根小针在刺一样。

不疼地要命,就是难受地要命。

目送黄少天走出休息室,他就像被抽掉精骨一样软塌塌地滑坐到椅子上。

有什么东西大概是真的再也挽不回了吧,而自己还居然寄希望于一把糖。

他这些年来似乎已经习惯了在各种逆流中艰难举步。同岁月的逆流争斗,与运气的逆流反抗,甚至于顶着粉丝意愿的逆流前行。以至于在自己感情的逆流中,他坚定地认为自己仍可以挽回一个机会。

他想赌一把,就赌黄少天对自己还有一分情谊。但是输得未免太难看了。

“太难看了,张佳乐。”

他低低地对自己重复了一声,满满地自嘲和无奈。

最早开始的不是你,最后舍不得的却是你。

展开的手指触到了口袋的草莓糖,于是剥了一颗塞进嘴里,浓郁的果汁香味甜得齁死人。

他一仰脑袋,突然想起不久以前在蓝雨主场的一场比赛。虽然现在想起来感觉已经过去了很久。

他磨磨蹭蹭最后一个从休息室走出来,崭新黑红的队服衬地年轻的面孔精神十足。

选手通道尽头,一个蓝色队服的少年背靠着墙壁想着心事。见他过来,赶紧伸手拦住。

嘴角一咧,露出颗尖尖的小虎牙。看着温和可爱却有着能撕裂血管的致命。

“打得不错啊张佳乐,怎么样转到霸图还习惯嘛,刚回来是不是还不大能习惯职业赛的节奏?嗨没关系多打几场感觉找回来了就行!”

伸手勾住张佳乐肩头,少年剑圣满满的张扬意气。

“说起来你还是穿粉色队服更好看点,不过黑红也挺显精神的,唉你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话音戛然而止,张佳乐奇怪地望去,从那双清亮的眸子里看见了满满的认真。

“我的意思是,张佳乐你这么好看,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笔力到底不行,就是写不出想要的分手感觉。一大早吃了颗叶乐糖突然就也想写个黄乐的草莓糖(๑´╹‸╹`๑)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