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乐昊乐】百花成谶

*乐昊乐无差

唐昊低着头慢慢悠悠晃到霸图的训练室时,看到门口的张佳乐胳膊勾着林敬言肩膀正在和队友谈笑风生。

他有意放慢了脚步,想等张佳乐发现自己先跟自己打招呼,结果刚靠近了一点就听清了张佳乐欢快语速的内容。

“……然后他怎么都进不来,急得啊哈哈哈还是给我打的电话,然后我又去找了人刚睡下的杨大爷才给放进来的!”

唐昊非常生气,两只手都握成了拳头。不单单是张佳乐这么半天都没发现自己,更因为张佳乐当着他面背后爆他黑料。

“……不过我到底也没看错,当初那批新人里也就这只狼崽子最有能耐,鼻子尖得狠,对血腥味比谁都敏感。”

唐昊黑沉的脸缓和了一下,心想,那可不是。看着早就发现他却一直憋笑听张佳乐爆料的林敬言,唐昊觉得再不现身就彻底没面子了。

于是直接大步跨过去假装不经意地用肩头碰了一下张佳乐,后者话头立刻被碰断,笑眯眯转身冲他打了个招呼。

“呦,昊哥儿。”

“嗯。”

唐昊按照自己原先设想的那样酷酷地回应,然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憋了半天就只是放了句没啥凶劲儿的狠话。

“这次我可不会让你了。”

“好啊,我也想看看你现在到底厉害到什么地步。”

张佳乐明明笑着,说出话也是那么温和。

唐昊心里一颤,仿佛一瞬之间回到了多年以前的青训营,那个乐呵呵的副队长来挑萝卜。

“嗨那小子,上次夸过你打得不错的那个小流氓。怎么样,想不想跟我再过两把?”

乌黑的眸子里满满的执拗桀骜,两只手都因为不服紧攥成拳。

“这次我可不会让你了!”

“小子会放大话了哈?来,让我看看你现在有多厉害。”

扫在消瘦锁骨上的发梢颤了颤,被人随着辫子拨到脑后,咧出一个明亮的笑容。

唐昊心里觉得有点憋屈,好像这么些年过去了,但每次和张佳乐对话都要被他压一头。都是被他没意识用前辈,用队长的身份给压制住。

唐昊不自觉地磨了磨牙,像伏在雪地的头狼静静地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时机。一个可以一口咬断猎物喉管,喷洒出炽热鲜血的时机。

张佳乐突然伸过手来,唐昊愣了愣,任他帮自己整了整写有“呼啸”二字的队服领子。

“队服都没穿好,还怎么展现你大呼啸精神风貌啊。”

唐昊又磨了磨牙。

麻卖批,那是老子故意立起来的。

然后突然想起来,这大概是张佳乐的老毛病了。说是毛病,其实是一种近乎苛刻的习惯,也可以说是一种精神追求。

既要赢得漂亮,也要输得风度。

以前在百花也是这样,张佳乐爱好看归爱好看,但是队服向来穿的整整齐齐。所以队里常能看到一个景观,队长孙哲平的队服拉链随意敞开着,而从副队张佳乐开始的队员们,甚至到青训营的萝卜们的队服都是整整齐齐的。

张佳乐还给他们灌输:“身为百花人,就要穿好百花队服,队服能够展现出一个战队的精神风貌,要想建设好一个精锐的战队,就必须好好穿队服。”

唐昊萝卜不服:“孙哲平就没好好穿,你怎么不管他?”

张佳乐斜睨了他一眼:“他级别比我高我管不了,不过我可以管你们。”

唐昊怒吼:“张佳乐你这是侵犯我们的人身自由,你这是违法的!”

张佳乐嗤笑:“什么时候你级别比我高了我管不着你了,你那才叫自由。”

张佳乐,我现在可是队长,你啥都不是,你可管不了我。

唐昊低头瞅了瞅自己被整好的衣领这么想着。

“唉,才两年就蹿这么高了,我记得你以前跟我一样高的啊。”

张佳乐随口感慨了一句,唐昊突然就有种想揪住他领子问个清楚的冲动。

他有很多问题想要质问他。

譬如既然这么看好他,当初为什么让自己坐了一个赛季的冷板凳?譬如他这么重视百花,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譬如……

譬如离开的这些日子里,有没有想他们,有没有想他。

但是他没什么也没做。没有揪张佳乐领子,也没有问什么。

不仅仅是因为霸图F4都杵在门口,更是因为每一个问题他心里其实都有了答案。

他恹恹地嘀咕了一句:“张佳乐你怎么这么烦。”然后果断地跟张佳乐说:“行了我该回休息室了,过会儿再见,我一定把你打得连孙哲平都认不出来。”

张佳乐温和一笑。

“好啊,来战。”

唐昊哼了一声梗着脖子眼睛长头顶一样离开,心里想着。

张佳乐的确很牛逼,但是我更牛逼。我没当副队就直接当了队长,而且会直接带着呼啸一举拿下这赛季冠军。

走到拐弯处,唐昊装作不经意地朝原地看了一眼,张佳乐也在看他,依旧带着那不多不少的笑。

唐昊整了整衣领,又把它立起来,大步离开。

雏鸟也许会眷念巢的温暖,但如张佳乐所说,唐昊是条狼崽子,而现在更是长成一条桀骜不羁的头狼。

和张佳乐一样,为了一个目标,孤独而坚定地在这一片冰天雪地中艰难前行。

我喜欢死了这样的张佳乐,在岁月磨砺下成熟的魅力和自身张扬的少年气息相混合。宜室宜家!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