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黄乐黄】于无声处

*黄乐黄无差,双向暗恋

张佳乐失声了。

毫无征兆,突如其来的失声。

张新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猜测:“是不是前天在蓝雨主场撸串吃辣了嗓子?”

“不可能,”林敬言紧接着推了推眼镜说“张佳乐吃辣的本事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生喝辣椒油都辣不哑。”

韩文清没有眼镜可推,伸出的两指只能捏捏睛明穴:“他这两天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可能偷吃了鲜花饼。”张新杰接话“昨天熄灯后我还闻到他房间传来的妖艳玫瑰花味儿,甜得发腻。”

“那也不至于被齁哑吧,说出去让人家清纯不做作的鲜花饼还怎么有颜面立足糕饼界。”林敬言摊手。

“嗯嗯……”

当事人努力地从鼻腔哼出几声试图引起一丝存在感,然后举起手机把上面的字展示给大家。

“我没事,可能是入秋受凉了,吃两天药败败火就好了,大家不用太担心[/可爱]”

末尾那个可爱的表情看得F3一阵恶寒,韩文清皱着眉拍了拍他的肩膀,丢下一句意味不明的忠告:

“早点治好。”

霸图F4小会议就此结束,各人都回到各自的座位准备开始上午的练习。张佳乐对着自己的电脑楞了一会儿,垂下眼睫,喉咙轻轻呼出一声微不可闻的气音:

“唉……”

一朵鲜红的玫瑰从微张的唇跌落,他抬手接住,不动声色地丢入脚边的垃圾桶里。

张佳乐从蓝雨主场赛回来后得了一种怪病,只要一开口说话,嘴巴里就会源源不断地滚出玫瑰花。新鲜地跟刚摘下的那种一样。

他百度了一下“吐花”“怪病”,然后才知道自己得了一种被玛丽苏小说作者们称为花吐症的病。该症状表现为早期说话时持续掉落花朵,中后期更伴随咳嗽出血,并且碰到吐落花朵的人也会染上这种病,最后在气血干竭中慢慢死亡。

治疗方法只有一个,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

也就是传说中的“相思病”。

张佳乐有点生气,键盘拍得嗒嗒直抖。

“什么鬼设定!为什么老子要吐的是玫瑰不是木棉或者石榴,玫瑰娘死了好吗!”

低头一看,电脑桌上已经铺了一层沾着亮晶晶口水的玫瑰花。

张佳乐心虚地用手把花抹进垃圾桶里,然后惯例打开手机睡前刷lof。

先搜了一遍“乐黄”tag,然后又刷了遍“黄乐”tag。从看起来还挺帅气的“烦花文景”搜到羞耻max的“闺蜜组”。

“今天又没产出啊。”

张佳乐自言自语嘀咕了声,然后又开始呸呸地朝垃圾桶吐花。

“妈的还有完没完!”

一言不合就吐花,张佳乐勃然大怒,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吐花,差点被嗓子里的玫瑰呛了。

一纸篓的玫瑰花,看起来尤为惨烈,妖艳甜腻的香气充满房间,从门缝里挤向走廊,张佳乐赶紧开窗通风。

“妮可妮可妮~”

张佳乐收到了住在隔壁的小秦的短信。

“前辈,你砸香水瓶了?”

“……嗯嗯对的,粉丝寄过来的,被快递压坏了。”

“这样啊,前辈开了窗香味儿直往我房间蹿,不过还挺好闻的。”

张佳乐从窗口朝旁边看去,隔壁的窗子也大咧咧开着。

他抬头望了一眼天空,认不得什么星星,只是突然觉得有点心累。

临到快死了,都没让那人知道自己的心意。

还真是逊极了啊,张佳乐……

“今天的会议内容有两个”张新杰食指点了点桌面说道,“一个是关于这周蓝雨来打客场赛的情况,一个是关于张佳乐前辈位置空缺后的重新战术布局。”

宋奇英郑重地点了点头,这周本来该他轮换了。

“蓝雨的情况我也是刚刚知道,黄少天因为身体原因可能要缺席这场比赛。少了这么一个游离型的攻坚手,蓝雨在硬输出上可能会有点苦手,但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容错率可以提高。”

张新杰环顾一周,镜片差点闪出一道光。

“相反,张佳乐前辈的位置空了下来,我们的容错率已经降到极限。没有百花式的掩护补缺,这场比赛一定要十分仔细,尽量避免可能出现的缺漏。言飞,这一场你补上张佳乐前辈的位置,奇英第六人。”

白言飞和宋奇英点了点头,面色有点凝重。

张佳乐和黄少天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同时倒下,巧合还是……

“副队,黄少天是什么时候生病的知不知道?”林敬言开口问道

“据喻队说,是上个星期我们打完客场赛后。并且和张佳乐前辈一样,是突然性失声。严重到昏厥了两次,已经送去医院了。”

失声?

众人面面相觑,默不作声。张新杰清了清嗓子,继续布置具体任务。

就算张佳乐不在,比赛也要继续下去,霸图不会因为缺了谁而停止正常运转,荣耀亦如是。


张佳乐眯着眼看着手机上霸图对蓝雨的比赛直播,里面并未出现熟悉的剑客身影。他疑惑地看了眼蓝雨的出阵名单,心想这是在搞什么鬼,蓝雨不趁着黄少天当打之年尽情压榨劳力还学他们霸图轮换不成。

“喂,你们搞什么鬼呢。”

张佳乐给黄少天发了条消息,隔了会儿才收到回复。

“身体不好,打不了。”

言简意赅,字字诛心。

张佳乐惊地手机差点摔下地,开玩笑的吧?上次见面还跟头小老虎一样活蹦乱跳的,笑着叫嚣着下周要霸图好看。

“你现在在哪儿,我去见你。”

张佳乐楞了下回复道:“你不在G市?”

“随队来了,我嫌医院太闷。无线慢死了,根本打不了游戏。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

“在寝室。”

“好,等我。”

好,等你。

张佳乐放下手机,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假如让他知道了这份感情,他会觉得自己恶心吗。

如果像大多数人那样,正经喜欢一个寻常姑娘就好了。那样他可以大方地用一束鲜花,一个戒指对心上人说,你真好看,请问我可以喜欢你吗。

可惜他不能啊。不能坦然地告诉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他,将这份丑陋的感情小心翼翼地藏在朋友情谊之后。

他不觉得自己是个死给,只是碰巧喜欢上了一个和他一样性别的人罢了。

可是怎么就这么难呢,喜欢一个人?

张佳乐将脸埋进两只手心里,发出低低的叹息,再没有花瓣落下。

花吐症晚期油尽灯枯,身体再也没有多余的养料造花了,便什么也吐不出。

下辈子,去喜欢一个女孩子吧。一个活泼爱笑,可以坦然无拘亲吻她额头的女孩子。

门笃笃响了两声被打开,张佳乐一抬头就看见黄少天摘下口罩咧着嘴冲他笑,露出一颗尖利的小虎牙。

张佳乐也冲他笑了笑,嗓子似有点哑。

“不去看比赛?”

黄少天摇了摇头,掏出手机敲字给他看。

“不了,想来看看你,你也生病了?”

张佳乐不动声色用脚一点一点将纸篓踢到床下,一边回应。

“好一点了,这个季节就容易生病嘛。”

“有件事,我觉得现在就要告诉你,再不说我怕以后来不及了。”

屏幕上白色光线映得黑字格外醒目,张佳乐愣怔地看着黄少天,后者翘起嘴角慢慢冲他做了个口型。

我、喜、欢、你

跫音不响,三月春帷不揭。

似有什么轰然倒塌,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心跳却狂起不已。

张佳乐笑了笑,在黄少天的脑门上留下一吻,然后在他诧异的目光里亲上他的嘴唇。

嘿,你看我倒霉了这么久,终于幸运了一次。我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我。

“你得了那个病是不是。”张佳乐促狭心起,调侃黄少天“你吐的什么花?”

黄少天迟疑了一下,脸颊有些微红。

“说话呀,我可是亲过你了,你现在又不会再吐花了。”

黄少天白了他一眼。

“张佳乐,你可真烦人……”

藏在手心的小雏菊还是湿润的。

荣耀少了你还会继续运转,可是我不行。

小雏菊花语:隐藏在心中的爱,暗恋。




一个花吐症paro,双向暗恋。喜欢一个人其实是很难的事,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环境,要说出对你的喜欢要有多大的勇气。
放飞自我写的随笔,后半截有点乱,笔力不足以驾驭这种复杂隐晦的感情,愧。

评论(6)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