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阴阳师】一个普通阴阳寮的普通日常

*萤草视角

我所在的寮是个很普通的寮,阿爸既不非也不欧,是个初试阴阳的小萌新。

雪女姐姐说,我被抽出来时阿爸正在清当天的灰符,红色小蝴蝶飞开后阿爸叼着果丹皮的嘴都不动了。

家里有了群加奶阿爸可高兴怪了,带着一众阿哥阿姐们给我打觉醒材料,我捏着蒲公英安静地站在观战区,看着阿爸卖力地怼着四级水灵鲤。

队里的蝴蝶精转着圈拍着铃鼓给雪女姐姐加血,一下子回的很少。很快阿爸,判官阿哥,吸血姬阿姐,三尾狐阿姐,包括小蝴蝶自己都阵亡了,只剩下雪女姐姐在撑着和对面大麒麟互殴。

最后丝血时雪女姐姐暴风雪出了暴击,侥幸先怼死了对面。出来后阿爸拍着胸口说吓死他了,不过今天居然一把掉出了高级水灵鲤,运气真好呀。

其他人都很高兴,我也很高兴。只有雪女姐姐脸色平平静静的,她是队里唯一已经觉醒了的,系着深色的披风,一挥手就是滔天风雪。

晚上吃什么呀阿爸?

他们兴高采烈叽叽喳喳地凑在阿爸身边问,我跟在雪女姐姐身后边没敢凑上去。

谁都看到掉出来的那个达摩了,红艳艳的。

雪女姐姐低声跟我说,去呀,去阿爸那儿。

我摇了摇头。

判官阿哥还没满级呢。

阿爸颜控,只看脸不看级别。雪女姐姐难得翘了翘嘴角。你跟他撒撒娇,他就给你升经验升星了。

阿爸冲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我看了看雪女姐姐,犹豫地跑了过去。

阿爸牵着我,我牵着蒲公英,旁边是热热闹闹的阿哥阿姐们。

阿爸早就想要个小草了。判官阿哥开玩笑地跟我说,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偷眼看了下蝴蝶精,她只是笑眯眯跟着阿爸,玩着自己的小铃鼓。

回到寮里我才知道,去打觉醒材料阵容已经是寮里全部人马了。

晚上阿爸亲自下厨,端出一锅马赛克高兴地让我们“吃吧吃吧”。吸血姬阿姐摇头说自己只吸血,不能崩人设。三尾狐阿姐毫不客气地批判阿爸做出的东西狗都不吃,判官阿哥就拦着她不让阿爸难过。

还好家里没犬神,我这么想着。

阿爸把大家送到育成室睡觉时,偷偷给我塞了个达摩,说了句别给你狐姐看到呀,然后就溜走了。

我握着达摩心里有点忐忑,一口气吃了也不知道什么味儿,只知道它红艳艳地冲我笑着。

早上起来时,三尾狐阿姐看了我一眼,嘀咕了句“长得可真快”。

吸血姬阿姐轻飘飘地说,新来的等级低,升地自然快。

三尾狐阿姐环视了一周,冷笑了一下说。是嘛。

我低着头心里有点忐忑,毕竟那个红艳艳的达摩是我给吃了。

阿爸很快来接我们去下副本,脸上依旧是亲切的笑,还带来了一只跟他一起笑着的钱鼠。

一张蓝符换了这个小家伙。

阿爸苦哈哈地说,脸上却还是笑着。

颜控阿爸。我想起来雪女姐这么说过他。

我突然有点释然,万一阿爸再抽到樱花姬或者老爷子也不会把我给喂了吧。

毕竟我还挺萌的……大概?

走吧,走吧!阿爸招呼大家去下副本,说是带带我升级。

去的路上我没看到蝴蝶精,也没问她怎么不去。阿爸说带我升级,那我肯定要上场了,两个治疗不能一起在场上。

阿爸把雨女那章来回刷了三遍,期间掉了体力,金币,甚至三星御魂,就是没有发现妖怪。

判官阿哥皱了皱眉说,算了吧,刷下一章吧。雪女姐姐悄悄告诉我,阿爸这一章发现了两个妖怪,剩下那个死活找不出来,可逼死阿爸了。

阿爸只好拉着我们出副本,结果一出来就发现了石矩。阿爸乐颠颠地组了两个人去打,一个45级,一个31级。

依旧是雪女姐姐出战。

我远远地看着雪女姐姐左边的姑获鸟,右边的大天狗,数了数自家的式神,又看了看沉浸在发现石矩喜悦中的阿爸,突然觉得阿爸人还是挺好的。

没有ssr,我们就不用担心被喂了是吧。我同雪女姐姐说。

三尾狐阿姐凉凉瞥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又看向石矩。

顺位的姑获鸟一个技能就甩出上千的伤害,我倒吸了口气,寮里最厉害的是雪女姐姐,可是她也只能甩出几百伤害。阿爸懒,从来不指挥战斗,都是让雪女自己看着办。

她没和大天狗抢火,只是用了雪球。

大天狗不客气地用了火,一股大风过后石矩就剩几百血了,姑获鸟一个普攻就收割了。

石矩掉了很多御魂,还有四星的。我以为御魂最高的就是三星了呢。

还是阿爸告诉我的。
   

阿爸清空了体力带我们回寮后,大家都乖巧地坐好,等待分御魂。

平素一向不喜欢端坐的狐姐坐地好好的,我记得她看着三星针女掉出来时眼里的欣喜和期待。

寮里只有雪女姐和吸血姬阿姐有三星御魂带,连判官阿哥都是一身二星的,狐姐只有一身一星的。

阿爸不大会用御魂,更不大会教我们,所以之前才告诉我御魂只有三星的。但是他至少知道星级高的御魂是好的御魂,狐姐也知道。

阿爸老夸狐姐懂事,没觉醒没满级一身一星御魂连普攻都比判官阿哥高,妖术攻击更是直逼吸血姬阿姐。

但是她到底是r卡。

阿爸是颜控,但阿爸不傻,他会听别人的讨论。

狐姐说,阿爸之所以喜欢我也是因为听其他阴阳师说我治疗高,攻击高。

我回想了一下之前副本里100+的群加,突然有点难过。我是不是让阿爸失望了……他还给我喂了达摩。

狐姐笑了下说,你要还是这么点治疗量,等他抽到老爷子,第一个被喂的就是你。

说着还舔了一下牙。

我抱着蒲公英打了个哆嗦。阿爸这么喜欢我,不会喂了我的吧……

狐姐冷笑了一下就走开了。

没意思。她说。

阿爸把三星针女给吸血姬阿姐换上了,换下来的三星狰给了判官阿哥,把判官阿哥的二星阴摩罗给了狐姐。

狐姐什么都没说,摸了摸自己的尾巴就走了,没有像判官阿哥那样谢谢阿爸,也没怪阿爸偏心。

我心里砰砰跳着。阿爸的四星树妖,还没有分下来。

阿爸给我凑了一身二星御魂,然后把四星树妖放了进来。

小草,还要再努力一点啊。

阿爸摸了摸我的头,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难过。想起狐姐说的话,又有点害怕。

我小声地谢谢阿爸,然后拖着蒲公英回到了育成室。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我已经快十八级了。阿爸经常会带新的崽回来,但有的留下了,有的莫名其妙失踪。

他们为什么不喜欢阿爸要离开呢,阿爸人很好呀。

那只钱鼠不见了,阿爸可喜欢他了。

他每次撒金钱雨,阿爸都笑呵呵地说可爱,还逗他说他是低配版雪女。

蝴蝶精也不见了。我后知后觉地发现。

晚上吃完阿爸做的马赛克,准备和判官阿哥出去逛平安京夜市的时候,我隐约听到了狐姐的声音。

尖锐而又激烈。

“……你从前也是那么喜欢她的,还不是喂了!”

我愣了愣,突然浑身感到一股寒意。

比雪女姐姐的暴风雪还冷。

“别说了。”

是吸血姬阿姐的声音,平平静静的。

“阿爸也很难过。”

“难过他还会喂?你吃了多少你心里不清楚,我可清楚着!蝴蝶来的比你早,他喜欢蝴蝶的时候宠得可不比你轻,达摩都是喂给她的!结果呢,萤草来的第一晚就被喂了,你是高等式神,你怎么会知道R级每天担惊受怕随时要被喂了的恐惧!”

脚下一软,我突然感觉胸口一阵犯堵。

判官阿哥赶紧捂住我的耳朵,将我带回育成室,安慰我说,小草,别怕,别怕。阿爸不会把你喂了的,阿爸可喜欢你了呢,你来之前就念叨了好久。

我摸了摸自己的蒲公英,问判官阿哥。

蝴蝶精被我吃了,狐姐说阿爸以前也可喜欢她呢。阿哥,你说阿爸以后会不会抽到老爷子?

判官阿哥没说话,只是摸了摸我头发。

狐姐没有被喂掉是因为她很争气,攻击和暴力都高得吓人。那我呢,我带了四星御魂,还是只有333的治疗量,和微不足道的攻击。

判官阿哥也很惨。

阿爸对他的期望很高,给他凑了一身三星御魂,输出还没有狐姐高。

阿哥最惨的是,六个御魂,没一个成套的,都是东拼西凑的。

那一晚我想了很多,也做好了以后被喂掉的准备。

日子总是得过的,而且阿爸待我,的确不错。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