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乐黄乐】桃花依旧笑春风 2


张佳乐从帝君府出来时脸上一派喜气洋洋,直奔向斗五宫寻张新杰去了。

“什么?错了个花时就要谪你下凡?”张新杰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望着一副交代遗言模样的张佳乐,拍案而起“我得去找叶修问问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张佳乐拉住他袖子按下:“冷静点,是我的主意。”

破军在凡间的命格虽被受天机之托的诸星君照拂着,但不是所有人都像张佳乐这么闲,时刻去盯着他,难免有不周全之处。神仙又不能无事私下凡间,张佳乐便借这次错出个“公差”行私事,央叶修保了他下凡后的法力。

张新杰沉默片刻,苦笑道:“既然你都已决定了,我还能讲什么。有要托给我的事就直说了吧。”

张佳乐眨了眨眼睛:“我走后,百花府你帮着照料一下。另外就是这事不要让七杀晓得,不然破军回来第一个要被他剁了。”

张新杰伸了根手指狠狠戳了下他肩头道:“你也知道七杀的暴脾气,破军回来这顿剁是免不了,七杀不剁我也得剁了他。”

张佳乐笑道:“拿你的算盘珠子剁?”

张新杰没好气道:“还贫,赶紧回去打理身后事吧。”

张佳乐庄重地朝他一拱手:“此后的事,还麻烦新杰多照拂一下。”

再至紫薇帝君宣告九重天上司花神君疏于职守心性散漫犯下小错,着谪凡历一世劫难以示小惩,诸神皆惊哗。谁不知道张佳乐的飞升是叶修直接点上来的,仙魔一战也是并肩共事,千年的情谊只深不浅,平日里由着他胡来也没什么话,怎么这次一个小错就轻易谪了凡。

有一向看不惯张佳乐闲散做派的正直神仙道,司花好日子到头了,看来紫薇帝君也不是传说中和他这么交好。

张佳乐谪凡那日,只有监督的执事官和张新杰送他。张佳乐笑着冲他点点头:“天相君,我走了”,然后朝轮回道一跃而下。

张新杰扫了眼冒着寒气的轮回道一眼,又逗留了片刻,才欲离去便被身后的人叫住:“天相。”

转身看到气势汹汹的孙哲平拧着眉头问道:“贪狼已经去了?”

张新杰点了点头,没多言语。

秦桧司花的这三个好朋友里,其实互相都不太熟,除了黄少天爱多说几句话,其他两个私下里都不是太善交往。

见孙哲平转身似要往帝君府方向奔去,张新杰连忙喊住了他:“七杀君,只一世而已,历完劫就回来了。司花让我叫你不要太冲动。”

孙哲平望了眼他,顿下脚步。

“他仙法没被抹去?”敏感探识到轮回道外边残留的灵力,孙哲平耿直问道。

天相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帝君给开的后门。”

“难怪。”

张新杰道:“帝君这些年过于纵容他了,好好的贪狼位说辞就辞,占个闲职还不好好干活,难免要落人诟病。帝君放他去凡间玩儿几日,也好正正威仪。”

再说这边张佳乐刚到了凡间,也不清楚自己落在了哪儿,干脆不动声色地观察了周遭一遍。

红的漆柱,青的茶盏,纱缦堆卷梁间。莺歌燕语,脆声嬉笑。

豁,不是秦楼楚馆就是花街柳巷。

张佳乐脸色青了青,心里骂着叶修不靠谱抬脚正欲离开,就撞到了头上悬着的一串风铃。

“在这里啊,我抓到你了。”

腰间一紧,便是被一个人从身后拥进怀里:“让我猜猜,是倩倩还是秋秋……啧倩倩秋秋都没这么平,是哪个姑娘?”

张佳乐脸色青了紫,紫了黑。倒不是被这小公子给轻薄了,毕竟都是大男人倒没什么计较。而是欲用仙力挣来桎梏时发现自己……通身没有一点法力!

内心发出无力的嘶吼:叶修你妹???

九重天上的同光帝姬突然打了个喷嚏。苏沐橙:咦,有人在想我?

见怀里的人僵了身子,小公子只好揭开蒙眼布:“好吧本少认输了,实在是猜不出来……”再及看到眼前人,小公子一愣:“你你你……是谁啊?”

张佳乐一看,也是一脸懵逼。黄,黄少天?

刚骂过叶修不靠谱,这立马就被塞进黄少天怀里,张佳乐含泪表示叶修大大真是太靠靠谱了么么哒。

黄少天看人欲垂泪的样子立马慌了神:“你你别哭呀,我只是抱了你一下没做什么呀,还有你是谁呀怎么会在这里,我明明包了场啊?”

张佳乐这才悟到,什么,黄少天在妓馆包了场?这一屋子姑娘……难道他直了?那自己,岂不是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儿,张佳乐脸色迅速苍白下来。

黄少天见他不说话,试探性地问道:“莫不是这里的哥儿……?”

张佳乐:……

张佳乐:“不是。”

黄少天见他说话了,欢喜道:“刚刚你一直不说话,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会说话就好。看你穿得不错,是哪家公子吧,你是走错间了吗?我对这里还挺熟你告诉我是哪个间我可以带你去。”

张佳乐在心里无数遍苍凉回放“我对这里还挺熟……”

张佳乐:“不了,我要出去。”

黄少天讪讪,估摸着是自己轻狭了人家,坏了人出来玩儿的兴致。于是道:“我引你出去吧,方才……实在是对不住了啊。”

张佳乐不吭声,点了点头便跟在黄少天身后。

出了厢房,便是盘在水面上的幽长回廊。青葱四合,游廊入画,江南园林景致可窥一斑。除去那些莺莺燕燕,倒也不失为一处风雅之地。

张佳乐看着庭院一角红艳艳的榴花,心里泛起一丝酸涩。黄少天见他盯着花,顺口道:“今年榴花开得倒比往年早上许多,料想石榴也会结得早些吧。”

张佳乐心里道,我只管开花,结果这事儿还是得按时令正常走,你怕是不能提早尝到石榴果了。

两人走到回廊尽头,黄少天停了步子同他说:“那我就送到这里了,出了这里沿着你进来的这条路径直走就可以出去了。”

张佳乐淡淡地朝他拱个手作别,忽然反手用力推了黄少天一把。小公子没防备一个踉跄差点摔进湖里,没及疑惑便听到“噗嗤”一声利器入肉的闷响。

黄少天抬手夹了枚碎银朝暗器袭来的方向飞快掷去,金属碰撞之声响起,伏击者见一击不成便抽身撤退。再待低头看向张佳乐,胸口上带着半寸入肉的梅花镖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沉吟片刻,黄少天眸中闪过一丝嫌恶,只身走出那回廊尽头。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