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乐黄乐】桃花依旧笑春风 4

阵法和测字都是自己瞎编的,没有考据。如果雷同,算我抄的。【合掌

民间有句顺口溜,“东南王,西北黄”,说的就是西北黄氏。

自本朝开国以来,黄家便一直掌着兵马令镇守西北,在西北的威势不比皇帝低。而至黄少天他爹这一代,天下兵马竟有三分之二都在黄家的掌心里。这便意味着只要黄氏一族稍有反意,一挥手便是山呼海应,让“皇”改姓“黄”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个认知让皇帝感到非常不安,即使他十分信任屡次为国开疆扩土抵御外敌的得力将臣,但心里终究不是很踏实。于是他扣了黄家独子黄少天在金陵,明里封个了闲散文职享富贵清闲,实则作为钳制西北势力的质子。

黄父不算得风月雅士,一生却也只真心爱过一位女子。虽是父母媒妁之约,但两人恩爱相敬,琴瑟和谐。只是可惜诞黄少天那日夫人难产,流着泪着央人保了孩子。一向刚毅的将军手指被攥得发白,听着发妻哽咽的嘱托,郑重地承诺日后会好好照顾儿子。

黄夫人仙逝后,黄氏再无主母。而小儿子受到的万千宠爱,也带着将军对妻子的思念与愧疚。

留在金陵城的黄少天却是很快适应了王公贵胄的闲散生活。开始还每日应个卯,后来愈发懒得敷衍,直接辞去了职位,终日留恋莺燕勾栏,混沌度日不知进取。

朝里有老臣叹息,黄氏的世代能臣勇将算是要断在这一脉了。

不过这些有的没的名声小公子并不在意,他现在在意的事,是府上的客人醒了一遍后就又陷入了昏迷。

张佳乐迷迷糊糊听到哐铛咔嚓的声响,皱着眉头便要伸手将被子拉过蒙住脑袋。方想起自己还是带着伤的,手已经抬出抓着被角了,刷拉一下扯到伤口痛得他嗷地睁开眼睛。一睁眼,就看到黄少天这厢坐在桌旁哐哐地砸小核桃吃。

见人睁了眼盯着自己,黄少天拈了半片核桃仁过去:“吃吗?刚炒出来的焦叶山小核桃,还热乎着呢。”

张佳乐:“……”

张佳乐:“吃。”

嚼着刚炒出来的焦叶山小核桃,张佳乐心想,唉,到底是凡品没有开阳姬府上的小核桃好吃。不过胜在是黄少天剥的,也算美滋滋。

黄少天拍净了手,靠近了道:“你昏迷的这段时间里,我试着去联系了你的家里人——不不,我不是不打算负责,只是你无端失踪这么些天家人该着急了。现在你醒了,可以把家里地址给我,我让人给你家里捎个口信。你呢尽管在我家住,一直住到伤好心情也好了也行。”

张佳乐摇摇脑袋道:“不用,我不是金陵人氏。”

黄少天恍然:“难怪都联系不上。”然后复又道“那你在金陵时尽管住在我这里好了,我家宽敞,又没人管着,不用拘束。”

张佳乐弯了弯眼角:“好。”

单论景致,胜过黄宅的府邸宅院比比皆是,但若说起趣意,黄宅却是独步金陵无出其右。

盖因黄少天刚得了这宅子,便着手于庭院内假山水阆的重新排布。翠竹茂植墙角,正厅前铺开数条曲折相通的回廊,俨然拱出一片水上迷宫。若是没有人指引,第一次来黄宅的客人没个把时辰是绕不出这些弯弯绕绕的。

张佳乐搬了只小板凳,一手兜着把刁瓜子嗑着,一边眯眼盯着回廊。

“九曲回环阵护宅,黄少天真是大手笔啊。” 张佳乐感叹着。

嘿嘿不愧是本仙君看上的男人,就算法力尽失脑子也还这么好使。

九曲回环本是沙场上一着奇阵,为天同君肖时钦所创,主困杀之法。当年天同君便是用这一阵困住三十万魔卒,这才让黄少天得了机会撕开重围捞出了身陷周旋中的张佳乐。

眼前这亭台水阆排的九曲回环阵,虽没有肖时钦布的大气磅礴,困住一两个想偷鸡摸狗的小贼还是绰绰有余的。

“你识得这阵?”

身后传来轻飘飘的声音,张佳乐咔嚓咬碎瓜子壳毫不在意道:“废话,当年不就是天同用这……”

待反应过来,半枚瓜子仁直接滑进了喉咙,呛得张佳乐咳嗽不已:“咳咳,咳咳咳!”

黄少天一边伸手帮他拍着后背一边凑近了好奇道:“当年天同星君用这阵怎么了,你说呀?”

张佳乐摆摆手:“没什么,话本子里写的,九曲回环阵乃天同君困杀三十万魔兵的大阵。”

黄少天摆出震惊脸:“什么,才三十万?你看得是哪个版本的,我看得本子里都说至少五百万。”说着还伸出一只巴掌在张佳乐面前摇了摇。

张佳乐讪讪地干咳了两声:“许是我记错了,总之是个挺大的数。”

黄少天饶有兴致地追问:“你是如何识得这阵的?我幼时时机缘巧合之下曾得一个白发老翁的指点阵法,不过如今只记得这一个阵法的星点了。勉强布成这样,只能委屈它当个护院的乐子了。”

张佳乐正感慨肖时钦为了增加自己的亲和度还挺拼,于是真诚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个身怀秘法的奇人。无论奇门遁甲,排兵布阵,星象占卜还是桃花测算,张某可谓无不精通。”说完还昂起脑袋,一副志得意满求表扬的模样。

黄少天一开始眼里还冒着钦羡的光芒,再带听到后面直接扑哧一下笑出声:“张,张半仙?那不如先给我测个字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见自己被误当算命的了,张佳乐也不急不恼,大方说道:“好,你且要测哪个字?”

黄少天笑着指了指自己:“就测我的姓,黄字。”

张佳乐道:“好”,于是抬手掐算起来。

黄少天好奇道:“不用什么道具吗,我看街上那些半仙都有算桶和纸笔呢,要不要我去准备一下……”

“不用。”张佳乐道:“那些是低端骗子唬人用的。”言罢老神在在地闭了眼。

黄少天见状也噤了声,只眼巴巴盯着张半仙看。

半晌,张佳乐睁了眼,脸上阴晴不定。

“琉璃世界水晶宫,人生来空去亦空,有口皆碑论与谁,难得淡泊为苍生。”

“怎么解?”黄少天偏过脑袋。

张佳乐拽过人,附在他耳边轻声道:“金鳞岂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天生反骨。”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