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黄乐】桃花依旧笑春风 10

☆本章床戏,全是床上的戏。
☆求疼爱,求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张佳乐稍微清醒一点时,只觉得被一身虚弱感沉沉地压着,动一动手的力气都没有。心口虽然还带着点残余的痛意,却也消散地差不多了。

脑子里迷迷蒙蒙,刚一睁眼就看到倚着床头打盹的黄少天,手还被自己紧紧攥着着,掐出了好些血痕。

张佳乐只觉得死里逃生般疲倦,闭了眼低低唤了他一声。

“破军,现在什么时辰?”

刚一开口,自己也愣了一下。差点忘了现在是在凡间,自己不是贪狼了,他也不是破军。

黄少天被这细微声响惊醒,睁了眼看到他这幅虚弱的样子,紧张地问道:“是之前的伤还没好全吗?你可吓着我了,要不要再修养一阵……”

张佳乐摇了摇头:“无碍,是老毛病。”

黄少天揉了揉被掐得青紫的手腕,起身倒了杯茶给他:“还是让大夫看看得好……”

犹豫了会儿,忽地又问他“还有些要同你一起商量,关于这次起事……我以为青豫扬三州呈矩阵之势,或可立足,你看如何。”

张佳乐喝了口茶水润了润嗓子:“兵法打仗之事你比我精,不用问我的意见。目前只一件,年后我将送你出城去西南,金陵内你且做好安排,到了西南旁的先不管,只将粮食收足,预备赈灾。”

黄少天接回杯子,摩挲着光滑的杯身点头应下,目光却不由自主打量着张佳乐微眯的眼睛。

之前张佳乐和他交代完摘星阁的事,刚打算睡下就又听见传讯符传出响动。本来以为还有什么话没交代,仔细一听却是极小声的呻吟,听起来像是痛苦极了,还断断续续唤他名字。

少天,少天。

鲜少有人会这么唤他。父亲从来只喊他全名,酒肉朋友也只笑嘻嘻尊称他黄少。他有时候想,假如母亲还在,也许会这么温柔地叫他吧。

黄少天抓了佩剑就去了新宅,刚翻进屋里便看到在被子里滚成了团的张佳乐,整个人和被子纠缠在一起,隐隐还有哽咽的声音。

做噩梦了?

黄少天觉得有点好笑,走近了才看到张佳乐那张煞白的脸和一头冷汗。愣了愣伸手想拍拍他安抚一下,却被人一把抓住了手死死攥着。

轻轻晃动了一会儿没抽得开,就任他这么抓着了。

黄少天只好伸腿勾了只凳子过来坐,盯着盯着自个儿也犯起困来,忍不住打了个盹。

现在再看着面前的人,黄少天愈发觉得他琢磨不透了。

张佳乐,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果我以前不认识你,那你为什么与我如此熟稔?如果我认识你,那我为什么记不得一星半点跟你有关的事?

“天不早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张佳乐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开口便是赶人走。

黄少天见他恢复了些神气,便笑眯眯凑近了些:“外面宵禁了,我回不去。你现在赶我走,我可没处去,只能睡牢子的。仙师发发善心,且收留我一晚吧?”

张佳乐愣了愣。这人来的时候应该就宵禁了吧,回去就回不得了?

但依旧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横竖这宅是你买下的,我哪里赶得走。只是新宅客房还没收拾下来,若是等收拾好了,天色也不用睡了。”

“不用那么麻烦。”

黄少天将张佳乐往里面推了些,一把掀开被沿,灵敏地钻了进去。

“这样就好了。”

张佳乐一脸震惊:?!!!!

黄少天整了整被揉乱了的被子:“都是大男人,你不用太拘束,不早了,睡吧。”随后抬手并指一弹,便用风刃截了烛火,丝毫不给人半点反抗的机会。

张佳乐叹了口气,说了声“好罢”,然后往里挪了些位置,疲倦地阖了眼。

身旁的呼吸绵长温暖,莫名让人觉得很安心。自己肖想了千年的人就在身旁,与自己共枕而眠,张佳乐却困得欢悦不起来了。

许久,所有意识都将重归黑暗混沌的时候,他隐约听到一声喟叹。

“张佳乐……”

一夜无梦,张佳乐睁开眼时已是天亮,黄少天也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醒了?”

清润的嗓音突兀地插进来,张佳乐伸懒腰的动作一顿,转头看向桌子。桌旁坐了个白色衣裳的男子,手里握着杯茶,侧着身子露出半张斯文面相。

“天相君,不请自来私闯别人里屋很不合礼数的。”

张佳乐抖了衣服披上,然后掀了被子下地捏了个诀将自己收拾清爽,这才走过去拉了旁边的椅子坐下和故人唠嗑。

“怎么,我这才出来几天你就想我想得紧了?”

张新杰皱眉扫视了他一圈:“我估算着这几天你旧疾可能要发作,给你送些药。”然后从袖子里摸出些瓶罐纸包。

张佳乐笑道:“便知道新杰是最放心我不下的,连这点细节都记得这样仔细。倘若哪日我横尸偏僻荒野魂飞魄散,怕也要只有你能第一个……”

张新杰皱眉,抬手捂了他嘴巴:“莫要胡说。”

张佳乐扒开捂着他嘴巴的手指,道:“放心,我可是要再祸害你个千万年的,哪儿那么容易魂飞魄散。”

张新杰笑一句:“你也就个嘴最厉害了。”

张佳乐一瓶一瓶地看着药上的标签,不在意地问道:“开阳姬快成婚了吧。”

张新杰一愣,脸色微微冷了下来,点头道:“是,明日……”

“那你还不打算做点什么?”张佳乐打断了他的话,站了起来。

“天相,我认识你以来这千年,不能说完全了解你的脾气,但这般畏畏缩缩可确实不是你的作风。我也知你爱慕开阳姬千年,不比我喜欢破军的日子短,当初你道她是魔族公主与之结合于礼不合,可她现在是九重天的仙女,紫薇宫下的星君。”

张佳乐顿了顿,看着张新杰的眼睛道:“我知你现在必然以为,倾慕有夫之妇亦不合礼数。张新杰,你这辈子算是困死在你的礼数里了。”

张新杰睫毛颤了颤,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

“张佳乐,我真是服了你……”

“服我什么?”张佳乐不客气道:“你是应当服我,我这千百年来苦等的经历已经是笑话了,现在才试图亡羊补牢。我只知道,你若是再不让开阳知道你喜欢她,她就是别人的发妻了。”

张新杰仿佛受到触动一样,突然睁大了眼睛,伸手触向腰间的荼靡环佩。

“我……明白了。”

蓦地站了起来,张新杰冲人点了点头:“你在凡间自己留意,早点和破军修成正果吧,我该回去了。”

张佳乐冲他背影摇了摇手:“别让我失望啊——”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