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怂猫沧沭

乐吹,霸图百花粉。cp向萌冷不排热。不催不更的懒猫子,催了也不更,喵。

深陷乐黄乐,我爱他们❤

“他死于荒野,眼中却有天堂”——给一意的长评

最初我以为这是辆车,下车的时候却不觉泪流满面。

一意里的设定很适合开车,女装MB乐和路人嫖客平,阅车无数的我一脚踩进去后没发现什么不对。

但看着看着不觉对张佳乐的一些行为细节开始产生了疑惑。

拒绝了孙哲平开房的要求,明明可以有个更好的做.爱环境却只在胡同画了个圈,和孙哲平讨价还价之后态度突然的转变,这两个细节足以让我产生“有人在拘束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没有自主选择的权利”这个想法。

我以为自己想多了,但是当事后孙哲平发现没带套给了1000的嫖资,张佳乐点出700藏起来后,这个想法得到了印证。张佳乐在攒钱,那留下来的300必然不是他能掌握的钱。

所以孙哲平跟他要联系方式无果的结局就很自然而然了,他根本无法联系到张佳乐,而这萍水相逢的一炮竟也让他念念不忘了。

只是后来他再也没找到过这个女装的小鸭子。

如果这文仅仅是停留在孙哲平篇,那顶多是一场遗憾,一个让人觉得新鲜的邂逅和一具契合的肉体。

但亮太的第二篇张佳乐视角,却让人感觉到浑身冰凉的绝望。

道理谁都懂,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会去夜店卖.屁股。

张佳乐不是被生活所迫,或者什么其他狗血的急需用钱的理由,而且真真切切得被人胁迫。

初中年纪时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场山林探险,张佳乐迷了路,而后好不容易摸索到公路,却被一辆路过的车带走,从此陷入万劫不复。

那是个传销组织。张佳乐无数次试图逃出这个组织却无一例外的失败,然后是拳脚教训,之后接着谋划逃跑。

直到某一次逃跑后直接被甩到了和这个组织一伙的卖淫组织,真正意义上的黑暗这才降临。

无休无止地被迫接客,脏乱的蜗居环境,折磨的不仅是人的肉体,更是一个人的精神。

有时候张佳乐都恍然觉得自己妥协了,但是其实潜意识里他一直都在抗拒这样的命运,才会冒险做出藏的钱的举动,一而再再而三的违抗头儿的指令。

他不甘心的。不甘心在这一片茫茫荒原里迷失,不甘心就接受这样的安排。

所以从来没有停止抗拒,从来没有放弃过逃跑的念头。

他一个人在荒原里行走了太久,冷眼看着那些脏污,从骨子里冒出一丝莫名的自傲,他知道自己是不一样的。

但他劝说不了其他和他处境一样的人,只能一个人筹谋。

直到遇到孙哲平,茫茫的荒野上燎起一丝火光。

孙哲平不是什么善人,即使态度温柔也只能算是个温柔的嫖客而已。好人会去嫖娼?

但就是这一丝从未接触过的温柔让张佳乐沦陷了。

他可能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是同性恋,因为对于“性别”的概念重点从来只倾向在“性”上,他没有选择自己性向的自由,这太奢侈了。

与其说他对孙哲平的那份感情是爱,倒不如说他是对那独一份的温柔的贪恋。

孙哲平留给他的那件大衣不仅是一个念想,更是他对自由美好的追求。

最后一次偷偷藏钱暴露被人带走时,他将大衣给了邹远。交付了自己对外界的最后留恋。

这个人面兽心的世界,没什么好向往的了,只是可惜衣服不能还给他了。

他死在一片荒野,眼中却有天堂。

一个月前看的一意,看完只觉得诛心。虐的不是错过,而是一次次攒着的希望一次次再度覆灭,张佳乐始终没有放弃过逃跑的倔强念头,就好像他的骨头是打不断的一样。
无论沦落到多肮脏低颓的境地,他心里总有一处干净所在,让自己不至绝望。
他不向孙哲平求救,也许可能是不相信他,但更多的可能是不想拉这个人下水,之前也是怕监视自己的人黑吃才软下态度。
憋了好久终于写了出来,还有些想说的没写出来,也觉得没必要都说出来了。

表白一下亮太 @披锦帆的宍戸亮-KLer

评论(7)

热度(55)